汪克强图片

来源:网络 点击:47 次 我要评论( )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才道:“哎,说起来我就后悔得要死,当初要不是鬼迷心窍怎么会走上这条路,这下好了,不但把我这几年的积蓄全用光了,还欠下一笔钱!”
杜峰瞪了他一眼道:“别尽整那些没用的,十赌九千,现在开赌馆的哪家没有势力,没有千手?就你那点本事还想赢钱?哎,你现在说说你还欠别人多少钱?”
王江打开一瓶啤酒咕嘟咕嘟喝了大半瓶,这才放下瓶子慢慢道:“其实外面倒没有欠多少,主要是赌场还欠着高利贷,大概有10万吧!”
杜峰开始沉思起来,看起来前后加起来王江输了几十万啊,这可不是个小数目,自己现在想帮他当然简单,可他不想动用神龙集团的钱,再说他现在对那些开赌场的人也有点气愤,骗别人倒就算了,现在居然骗了自己兄弟,这倒要管一管了。
杜峰还没说话,张格跟向旺已经商量出结果了。
“这样吧,我们兄弟一起可以借给你10万,你先把欠下的高利贷还了,我们再一起帮你找个好一点的工作再慢慢东山再起吧,反正你以前也是干业务出身的,大不了再重开始吧,你也不要太在意,SH不比其它城市,暂时找不到工作也很正常,总之你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你放心!”
听了向旺的话,王江急忙道:“那怎么行啊,不行不行!”
“王江,你就别撑了,我们就借他们的吧,免得到时候那些赌馆的人来收高利贷了我们又拿不出来,还上这钱以后咱们好好上班,慢慢赚钱买房,只要我们一起努力,什么都会有的,好不好?”
过怕了那种被人逼债的生活,现在一听到有人肯借钱给自己,张晓当然不愿意错过这次机会,兄弟的钱至少不用利息吧,可高利贷可不一样啊,每天3%的利息,10万就是1500块钱的利息呢。
王江还没答话,杜峰已经开口了。
“你们都别说了,这件事情让我来办吧,你们两个赚钱也不容易,我最近发了点小财,区区几十万还不是问题,总之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你们就不要管了,至于王江,这件事我可以帮你,包括你的新工作我都可以帮你找到一份合适的,但我只有一个条件。”
第54卷 第430节:第141章 (40)

“说啥条件不条件,老大,你就算不帮我,你也永远是我老大啊,你要我做啥事就直说,不用讲什么条件!”王江摆摆手,喝了几杯酒,当年的豪气似乎又回来了。
杜峰道:“这可不一样,咱们亲兄弟,明算帐,我帮你是有条件的,我可以无偿帮你把钱还上,再把你输的钱全部还给你,但你从此以后得好好对待张晓,如果你小子哪天敢对不起她,咱们也就不是兄弟了,到时候不但我不把你当兄弟,可能还会找你麻烦哦!”
第54卷 第431节:第148章 (1)

第五章
张晓又是感动又是害羞,王江却拍拍胸膛笑道:“我以为是什么大事呢,原来是这事啊,放心吧,其实啊,我心里还是很喜欢她的,就是——哎不说了,哦,老大,你准备如何帮我啊?”
现在看到生活还有一线生机,王江的兴趣慢慢起来了,连带着气色似乎都变得好了。
杜峰神秘的一笑:“这个你们就不要管了,山人自有妙计,现在大家快点吃饭吧,吃了饭都早点回,我跟王江去办事!”
张格跟向旺也不便向峰问什么,也知道只要是杜峰保密的事情,那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问了也白问,干脆闷头吃饭。
一顿吃了一千多块,最终向旺没有争得过杜峰,这单就由杜峰来买了,不过这点钱对于杜峰来讲,真的太少了,至少比起来还没有昨天中午喝的那瓶酒花的钱多。
出了门张格跟向旺自己打车回去了,龙一早就开车准备在旁边,杜峰直接将王江跟张晓带着一起送到他们住的地方。
一路上王江跟张晓都不时的望向龙一,不过龙一的那种冷酷表情让他们有点害怕,所以一句话也不敢说。
到站以后杜峰先给王江使了个眼色,王江自然是心领神会。
“张晓,你先回去吧,我跟老大有点事情要谈,一会儿可能回来不是很早,你就自己早点睡吧!”
听了王江的话,张晓本来心里有点担心,不过想想有杜峰一起,倒也放心,再说了她也并不想违背王江的话,至少在外面她绝对不会违背,她知道,男人有时候最好面子了。
“好吧,你当心点,别玩太久啊,我等你!”
看到张晓一步一步走到楼上,杜峰拍拍王江的头,笑着道:“明明把别人爱得死去活来,还假装正经要离开她,我说你脑子真是有病了!”
王江嘿嘿傻笑,杜峰问:“你是在什么地方输了钱的?你现在带我去!”
“怎么?老大也好这一口啊?我说老大,你就别去了,有那钱还不如多吃几顿饭,我后来听说了,这赌馆里面有黑幕的,基本上是人去了就被套住了,先给你点甜头,再慢慢的将你套牢,然后一步一步将你的钱慢慢挤到他的口袋里去,这赌博跟吸毒差不多,一旦沾上了,就很容易迷醉进去的。”
杜峰笑道:“放心吧,我只是想帮你把钱赢回来而己,再说这一行我可是高手啊,今天就给你露一手!”
王江还是不相信。
“老大,你没有喝醉吧?”
看到王江竟然将手伸到自己额头,杜峰笑着赏了王江一个板栗,骂道:“你才喝醉了呢,不要说这点酒,就算再来几瓶白酒,你老大我也不会醉!”
第54卷 第432节:第148章 (2)

对于这个板栗,杜峰是完全从叶梦那里学来的,看来一个坏的习惯想要学会还真简单,根本就不用教,多看几次就自然会了。
王江奇怪的道:“老大,你不会是真的想去帮我翻本吧?”
杜峰不耐烦的道:“快点说在哪里,要不我可没那么多时间跟你在这玩,帮你解决了事情我还忙着办其它事情呢。”
王江这才将赌馆的地址告诉杜峰,杜峰吩咐龙一按王江的说的地址一路找过去。宝马车确实好,跑起来省油环保还速度快,仅仅半个小时就从市区赶到虹桥镇的一个赌坊。
其实这里就是一些有钱人自己开的场子,在地下车库,门口,小区外面,包括几公里之外的派出所附近都有赌场里面的人在放哨,个个都拿着对讲机,一旦有情况,这边场子就飞快的撤散聚赌的人员。
看来王江是真的输了不少钱,看门的个个都认识他了,看到他来了都似乎很热情的跟王江打招呼,对此王江倒是没有多大反应,其实这些人是只认钱不认人的,对谁都是这么客气的。
赌场其实面积不大,就几十个平方那么大,设备也很简单,两张大的桌子拼在一起,庄家前面放好40颗麻将加两颗骰子就可以开始作庄了。
看到前面几十个人热情似火的在堵博,杜峰慢慢走到这些人背后,慢慢的观察起来,其实虽然这里是赌坊,但赌博的方式实际上却只有一种,那就是二八杠。
二八杠最大的特点就是简单易学,而且输钱赢钱都很快,绝对适合那种孤注一掷的人来玩。
二八杠的玩法相当简单,闲家洗牌,码牌,叫牌,所谓叫牌就是指牌洗好码好以后,闲家可以要求庄家将面前的两列麻将按一定的规则挪动几次,以防止庄家出千,而叫牌以后庄家也是有权利自己再挪动一次的,而且在没有开赌之前,庄家还可以选择出牌的顺序,但顺序一旦选择就不能随意更改,至少要将面前的40张牌全部推光了,或者是过三圈以后才能更换出牌顺序。
牌洗好,码好,叫了牌以后就是最重要的一步了,也就是压注。每个人可以压自己,也可以压别人(不能压庄家),每局不限投注次数,但限定上限,一般为10万,也就是每一把最多可以投注10万元。
下好注以后庄家开始摇骰子,两颗骰子相加的总数决定先由哪一方的拿牌,这个跟麻将中是一样的,比如摇出来的数字相加为5,那就是庄家先拿牌,如果摇出的数字相加为6,那就是从下家先拿牌。
第148章
每人拿出的牌跟庄家相比,谁的牌更大谁就算赢,而从上往下大小排列是幺鸡一对最大,其次是九筒对,八筒对……这些对子就是俗称的豹子,豹子完了再是按点数,后面依次是9点半(筒子以本身大小作为依据,而幺鸡在这里则单独计半点),9点……
第55卷 第433节:第148章 (3)

最大的牌是幺鸡对,最小的牌呢?那就是十点,比如三七,四六,一九等等,这些全算最小,值得一提的是,庄家和闲家的赔率是1:1,而同样的大小算作庄家赢。
这么简单的玩法,杜峰自然不需要多久就懂了,看来今天的庄家运气相当好,每一圈总是输少赢多,而旁边两个俗称“擦皮鞋”的家伙每人手上拿了好大一扎钞票,正按照每一把的大小对闲家(庄家以外的三家)进行赔钱或是抓钱。
从旁边“擦皮鞋”的人的脸上,杜峰也能看出今天庄家的收获又不错,看了这么久杜峰也看出点门道了,其实庄家要出千最常见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别人洗牌的时候自己努力记住,然后动牌的时候就努力让庄家的牌比下面的大,第二种是自己在麻将上面做点手脚打点记号,第三种就是摇骰子的时候控制拿牌的顺序。
其实第一种也不能叫出千了,因为那是要考验眼力和记性的,在这种场子中真正的高手自然是没有的,所以用第一种方法没有谁能掌握到,当然杜峰这种记忆力超群的怪胎除外。
又看了几圈杜峰心里有了底,从口袋里面抽出一叠百元大钞,大概有两千块钱左右,没办法,身上的现金就只有这么多了。
新的一轮又开始了,杜峰往天门(庄家对面的闲家)砸下2000元,然后不动声色的站在旁边,王江赶紧在他耳边道:“老大,我看压上家才行啊,你看上家一直比较火,天门好像运气不行啊!都连续几圈输了。”
杜峰低声道:“别出声,你要是行还输钱?”
王江只得嘿嘿干笑,是啊,要是自己行咋每次都输钱?
“买定离手了啊,来,三七十点,上门拿牌!”庄家掀开装着骰子的罩杯大声吆喝,这骰子在压之前就摇好了,这也是二八杠的规矩,以防庄家能控制骰子的太小进而控制拿牌的顺序。
陪门头(三位拿牌的闲家)的人都半牌慢慢的在手上搓,看起来这一把三位闲家的牌都不小,因为从他们脸上的笑容可以看得出来。
“开了啊,开牌!”庄家自己把牌捂住,向闲家的人要求道。
“金枪挂||乳|罩!”上家似乎底气比较足,这个俗称金枪挂||乳|罩的牌也就是一个七筒,一个二筒了,加起来为九点,确实不小了。
“吃!”庄家面无表情的说完,右边“擦皮鞋”的家伙已经将上家面前的钱全部收走,上家的人也没有要求庄家先给他看牌,因为赌场有赌场的规矩,庄家最后亮牌,如果收钱收错了,那可是要赔双倍的,所以闲家虽然很想庄家看错牌以致于收错钱,但这种机率不是没有,而是太小了。
第55卷 第434节:第148章 (4)

下家的人吼道:“黑鱼钻裆!”看得出来,这个家伙心里也有点害怕了,虽然他拿了一个八筒,一个一筒,加起来也是九点,但因为他这副牌也只是比上家那个稍微大一点而己,真正想要赢了庄家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庄家也是“金枪挂||乳|罩”二七筒,但连他自己都觉得这种可能性太小了,所以他有点迫不及待的喝出来。
“杀!”果然,庄家仍然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擦皮鞋的人开始收下家的钱,两家钱一收,旁边很多压注的人开始叹气了,对现在唯一有机会的天门大家是不太看好的,因为天门今天特别霉,一直输钱,而且这一把绝大多数钱都压在了上门跟下门,而天门也就只有杜峰压下的2000块,以及决定孤注一掷的配门头的天门自己压下的1万块钱。
“天门亮牌!”庄家道。
“嘿嘿,输了十多万,老子终于也有翻身的时候了啊,关灯!”
坐在天门的家伙可能是真的输得太多了,说话的声音都有点抖。
“啊!”所有的人都大声惊叹,所谓的关灯就是指手上拿着一对幺鸡,这种牌基本上是赢定了,当然也有一种机会,比如庄家也拿一对幺鸡,显然这一把不可能,因为前面已经出现过一只幺鸡的牌了。
“赔钱!”庄家仍然是那副不咸不淡的腔调,似乎一切输赢都和自己没关系一样,同时把手上的牌亮了出来,乖乖,九筒豹子一对。
旁边擦皮鞋的人甩给天门一扎钞票,不用数,都扎好了,一万块,另外还有20张百元大钞。杜峰收好4000块钱,暂时下一把没压,其实刚才洗牌、切牌的时候杜峰早就将所有的牌都记好了,所以他现在想要赢钱就太简单了,因为庄家总是会在每一圈通吃两把,这两把只要杜峰不下注,另外三把杜峰随便压在要赢的一家就保准把把进钱了。
“老大,你真神了!嘿嘿,你咋知道天门会赢啊?”虽然才赢了两千,但开门红嘛,兆头不错,对于一向输钱的王江来说,还是有点兴奋的,因为他确实很久没有尝到赢钱的滋味了。
“老大我可是赌神转世啊,呵呵,你就看着吧,别出声!”杜峰现在手上戴着那枚戒指,看起来真有点赌神的派头,头发一甩,又帅又酷,如果此刻坐下来再叼片巧克力,那就十足的赌神高进第二啊!
果然下一把,庄家通吃,天门坐门头的家伙钱输光了,骂了一声:“妈的,老子今天运气太背了,不来了,谁来坐门头,老子明天再来翻本!”
看到天门的家伙要走,谁也不想来接替他的位置,因为这家伙实在太霉了,除了刚才杜峰压的那一把赢过,一个晚上也不见他赢一次。
第55卷 第435节:第148章 (5)

眼见没人坐门头,为老板打工的庄家正准备让老板派人来,杜峰已经坐了下来,王江则站在旁边,像个跟班一样的,旁边的人群都向杜峰投来同情的目光,小子,坐这个霉位置,今天你有得输了。
这把杜峰只是压了一百块,旁边有人低声嘲笑起来,确实在这种场子中起身一般最少也是500块,不过杜峰甩一百块在台面上仍然没有谁什么,因为也没有明文规定每把最少可以压多少。当然了,一百块是可以压压,如果你压个50块或是更少,那就不行了,一是庄家没有零钱赔给你,另外老板可能会以为你是来找麻烦的,直接找小弟来把你给扔出去了。
“买定离手了啊!二五七,天门拿牌!”庄家又开始吆喝。
杜峰拿过牌,看都没看,就放在桌子上,因为他早就知道了,自己这把是十点,是输定了的,自己抽出烟放在嘴里叼着,又给王江扔了一根,后者赶紧帮杜峰点上。
这把上家拿的牌是“小猴上树”,也就是三六筒,这牌已经很好了,不过庄家居然正好也拿了个三六筒,所以上家又输了,而下家跟天门一样背,全是十点。
可能现在是高峰期,虽然有输钱的走了一些,但人却似乎比刚才更多了。杜峰每把都压钱,但输的时候是一百,赢的时候则是自己面前的钱全压上去的,所以如此滚雪球般的下来,杜峰只用了半个小时就赢了十多万。王江一直笑得嘴都合不拢了,现在他甚至都相信杜峰绝对是赌神转世了,要不这么霉的位置别人坐上去输得精光,他上去就把这位置坐得这么火,几乎是把把有钱赚。
几家欢喜几家愁,庄家就心里开始发毛了,因为现在所有的人似乎都认准杜峰了,杜峰下哪他们就跟哪,而且都是赌注越下越大了。这个庄家其实还是有几分本事的,把把都能将牌做得很好,但你总不能把牌全做成把把庄家通杀吧,那样谁还玩啊,可要不这样你只要给闲家一次机会,一圈下来你通杀四把(庄家可不敢这样做牌),闲家一样可以大把赢庄家的钱,因为天门的杜峰每一把都是那么的准确,似乎这些牌他全都认识一样。
现在庄家也没有在吆喝了,气势完全被打压下去了,而且额头开始冒汗。看看两个擦皮鞋的家伙手上已经没有钱了,庄家向左边那个家伙低声说了几句,当然这些悄悄话也全部落入杜峰耳中。
“大家等一下,提钱去,马上继续!大家继续下注,大家请放心,我们这里绝对的公平公道,大家趁着今天运气火,多赢点!”虽然是在笑,但庄家那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找麻烦?哼哼!杜峰冷冷一笑,直接把手上的钱全部砸到下家面前,10万,这很好数的,正好十捆。
第55卷 第436节:第148章 (6)

“开牌啊,开牌啊!”看到庄家似乎不想开牌,所有的人开始叫起来。
正好,刚才去领钱的兄弟过来了,将一箱钱提到庄家旁边,同时跟过来一个中年人,中年人向庄家的使了个眼色道:“开吧!今天就是输,也要让大家尽兴!”
结果不用说,这把又是闲家大赢,庄家大输,一箱子钱马上去了一半,现在闲家每注大都是几十万,一箱钱确实不够赔啊。
下一把还没有开始,看到在场的人都笑哈哈的数钱,中年人不禁多看了杜峰几眼,这才开始说话。
“大家静一下,今天因为我们没准备这么多现金,请大家见谅,今天就到这里,大家明天晚上再来,明天我们一定备足现金让大家好好玩玩。”
“好啊好啊!”所有的人都大声叫好,其实这些人今天都大赢特赢了一回,多的赢了几十万,少的也有几万啊,对于他们这些经常输的人来说,今天真的是个好日子,不过大家既然赢了钱,自然是早就想溜了,不过要是赢了钱就跑,不但自己没面子,估计场子里也不会允许吧,再说跟着杜峰一起压钱似乎从来都不会输,所以大家也就一直在旁边下注压,其实也在等机会溜了,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哪能不叫好。
看到大家纷纷开始离开,杜峰朝王江使了个眼色,准备离开了,今天收获不错,算起来今天一共赢了40万,估计替王江还了债,不但将他输的钱全部赢回来了,还另外赢了十多万。
“这位兄弟等一下。”杜峰正要离开,却被后面的中年人叫住了。
转过身望了中年人一眼,杜峰呵呵一笑:“怎么?赢了钱还不想让我走啊?”
中年人阴阴一笑:“看兄弟这是说的啥话,赌博赌博,肯定是有输有赢了,今天你赢钱当然算是你的本事,不过我们老板想要见见你!”
“不好意思,我没啥兴趣!”杜峰似乎不给这个中年人面子。
前来赌博的人群已经基本全部撒出去了,中年人冷冷一笑道:“这恐怕由不得你了!”
看到地下室的门被关上,杜峰一点也不在急,不过王江心里可就有点急了。
“我说胖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王江说话,胖哥这才注意到王江,想了一会儿,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啊,我说小子,你可不地道啊,你输了钱我们好心借给你,你不但欠着钱老是不还,今天居然还请了高手来砸我们场子啊!”
王江连忙道:“胖哥,你这话说得,我怎么会想来砸场子啊,这位是我老大,看我输多了,就想过来帮兄弟翻翻本,这不,运气还不错,要不胖哥这就把我的欠条拿来吧,我现在就还钱,我们还有事,可能以后也不会再来这里玩了,你放心,利息我也一分钱都不会少了你们的,呵呵!”
第55卷 第437节:第148章 (7)

那个胖胖的中年人冷笑道:“还钱?哼,你先叫你朋友把今天赢的钱吐出来再说还钱的话吧!”
胖哥往杜峰的后面使了个眼神,杜峰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一边招呼王江也坐下。
“哦哟,输了钱就急啦?还想动粗啦?SH可是法制社会,小心我打110报警哦,呵呵!”
胖哥怒极反笑道:“看来你是真的来砸场子的了,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啊,把身上所有的钱全部拿出来,然后滚蛋,而且今后不准踏进这里一步,我就不追纠你的责任,而且你朋友欠的钱我也可以一笔抹掉!如果你不识相,嘿嘿——”
杜峰笑道:“不识相怎么样?是不是就要动手了?”
王江赶紧陪笑道:“胖哥,我看这事情也不要闹得太大了,闹大了对谁都不好啊,欠的钱我们还,以后我们也不来了,大家就当从没见过怎么样?”虽然他见识过杜峰的功夫,可他也不想真的把事情闹大,要是被公安抓进去了,那可有得受了,赌博不说,还赌得这么大,估计最少也要关几个月了,罚款那更不用说了。
可惜胖哥似乎是吃定杜峰了,阴笑道:“我再问你们一次,到底选择哪一条路?是乖乖交钱走人,还是让我们动手?”
整个地下室突然从四周慢慢走出20多个年青人,手上各自拿着棍棒,有的甚至拿着砍刀,不知道这么多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所有的人看着杜峰与王江都像是看着案板上的肉一样,有的甚至开始吹起口哨来。
“哎呀!你们要拍电影吗?”杜峰大叫一声,惊喜的道:“还有没有什么角色没人演的?哦,我知道了,你们一定是需要一位男主角是吧?然后出来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是不是?哎,这种戏不知道看过多少回了,真没劲,不过今天我就配合你们一下,勉为其难的帮你们客串一回吧!”
杜峰一边大叫一边给王江打了个手势让他自己坐好别动,自己则站起来,跑到一边空一点的地方,摆了个李小龙的招牌动作。
“哦——”杜峰伸出小指,对着一边慢慢围上来的几个青年人勾了勾,相当的蔑视他们。
“王江,你咋带个神经病进来了?”其中一个小弟看起来还认识王江,看到杜峰现在的动作,不禁嘲笑般的对王江道。
王江默不着声,其实内心已经在开始为这个家伙祈祷了,小样,愿佛祖保佑你不会被杜峰打残吧,如果你一会儿没被打残,那一定是你家祖坟的风水太好了。
杜峰听到对面的小子居然把自己当成神经病,气得真是不轻,怒极反笑道:“小子,你敢说我是神经病?你过来,让我好好摸摸你!如果我满意了,我拿点钱请个帅哥来爆了你的菊花!嘎嘎!你信不?”
第55卷 第438节:第148章 (8)

故意露出一副很残忍,又很好色的样子,杜峰立即将对面的小子气得哇哇大叫:“小子,你太猖狂了,今天我要不跺了你,我就不是“毒蛇张”了!”
看到这个叫“毒蛇张”的小弟已经开始要暴走了,一边的胖哥赶紧道:“小张,给他点厉害就行了,打残可以,别伤了他性命!”
胖哥可是知道这个小张的厉害,那是道上是出了名的狠毒的,在他手上整残整死的人多了去了,所以他不得不打个招呼,否则真要整出什么事来,不是摆不平,而是太麻烦,不划算。
第149章
“胖哥,你放心吧,我不会伤他性命,只是把他这张臭嘴里面的牙全部拔了就行!”小张凶巴巴的一步一步逼了上来,其它一些人也慢慢向杜峰这边围过来。
杜峰依然是笑眯眯的站在那里,继续向小张勾勾手指道:“来吧,小子,我今天倒想看看倒底是谁拔谁的牙!”
这小张其实是最禁不住人激的,哪受得过这种挑畔,眼中凶光一闪,再也顾不得胖哥的吩咐了,抡起手中的砍刀当先冲过来,而且冲过来的速度很快,而同一时间手中的刀已经向杜峰的肩膀砍了下来。
“啊!”
虽然小张还没有冲到杜峰的面前,但一边的胖哥却似乎已经能够预料到杜峰的下场了,不禁惊叫出声,暗骂这小张鲁莽,这一刀下去虽然不致于让杜峰致命,但一条胳膊却是铁定不保了。
王江却仍然坐在位置上,神色一点也不显惊慌,好像根本就不认识杜峰一样,完全是一副看好戏的的样子,听到胖哥开始惊叫,才下意识的转头鄙夷的瞧了他一眼。
就在王江转头的那一瞬间,小张的刀已经离杜峰的肩膀不及半尺了,而身子也已经冲到杜峰一米多的范围之内。看来小张也是久经沙场了,这一刀虽然简单却是又准又狠,特别是那双血红的眼睛,杜峰一看就知道这家伙以前绝对没有少干这种凶残的事情,否则表情不可能这么镇定。
说时迟,那时快,眼看着自己的刀已经离杜峰肩膀不及一厘米,不仅旁边的人一起惊叫,连小张自己也瞬间兴奋起来,浑身的血液似乎也沸腾起来,不愧是出了名的“毒蛇张”,这种事情对他似乎根本就是家常便饭。
刀准确的落到杜峰的肩膀上,小张却突然感觉到自己这一刀似乎是砍在了一堵墙上,刀刃被弹了起来,小张不禁一愣,这种事情可是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就在刀刃被弹起的那一瞬那,杜峰已经出手了。
哦,不对,杜峰根本没有出手!
是的,他出腿了!
“哼——”
第55卷 第439节:第148章 (9)

杜峰就那么看似轻飘飘的一脚踹过去,准确的踹到了小张的胸口,看起来这一脚的力量似乎并不大,在小张的一声痛哼声中,他的身体也随着向后飞去,轻飘飘的慢慢向后飞,像是下面有人托着他在往门口的方向跑。
这小张不愧是“毒蛇张”,被杜峰踹了一脚在胸口,虽然心痛欲裂,却硬是没有吭一声,而且虽然人直接往后飞去,手中的刀却并没有被他丢弃。其实这把砍刀陪伴了他太多的时间,整整五年,他从一个小混混慢慢变成现在道上谈及色变的“毒蛇张”,这把砍刀曾经为他立下过汗马功劳,所以在他看来,刀就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真可谓是一刀在手,胆气更壮,信心更足。
除了杜峰,所有的人都张大眼睛盯着小张的身体慢慢从杜峰的面前往后飘去,那种缓慢的感觉牵扯着大家的心,这种缓慢来得太诡异了,让争匀完全不能理解。王江也从座位上站起来了,心里对杜峰更加佩服得紧,而面对于这种场面,他也跟所有人一样愣在那里。
妈的,有鬼!
这是现在所有人唯一的念头。
从杜峰现在所站的位置到地下室的门口,其实仅仅20米不到,但就是这么短的一段距离,小张的身子却硬是被一种近乎神奇的力量托着飞了近5秒钟才慢慢往下掉,而且这整个时间段,小张都思毫不能动弹,从始至终都保持着那种弓形的状态往后飞。
“咣”的一声,就在小张的身体要往地下掉的时候,地下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直接踹开了,而已经严重损坏的铁门像是直接被人拆了下来一样,直直的向小张的身体砸了过来。
“啊!”
小张被飞来的铁门再一次砸得飞了过来,杜峰闪身让过,小张啪的一声摔在后面胖哥的脚前,虽然人已经晕死过去,但手中的砍刀却依然抓得紧紧的。
“嘭!”
这次小张的身子可飞得快得多了,20多米远的距离只是仅仅1秒钟不到就一晃而过,吓得胖哥满脸冒汗,身子更是忍不住的发颤。
其实发颤的不仅仅是胖哥一个人,同样包括胖哥的一众手下,因为他们现在被门口的情景吓着了,看着地上被人踢得已经严重变形的铁门,大家猛吞了吞口水,再看向门口时,所有的人同时往后退,绕过杜峰慢慢退到胖哥的身后。
王江也走到杜峰身后,跟着众人的眼光直直的盯在大门口。
一身黑衣的龙一冷冷的站在门口,手中握着一柄刀,一把很普通,但却寒气袭人的刀。虽然在杜峰的眼中,龙一现在的样子美极了,酷极了,但在其它人眼中则完全不一样,这些家伙平时不是没见过女人,却绝少见到龙一现在这么漂亮的女人,但现在大家可一点也不胆有任何色心色胆,因为龙一现在给他们唯一的感觉就是恐惧,非常恐惧。
第55卷 第440节:第148章 (10)

那是一种随时可能致你于死地却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的危险感觉,所有的人都不会怀疑龙一具有这种实力,这种判定不仅仅凭的感觉,就凭她能一脚将铁门踹开,而且将铁门踹得完全变形,这就足以让他们感到心惊,因为他们的身子绝对不会比这铁门更牢固。
本来还有点责怪龙一让自己没有表现机会的杜峰慢慢又想开了,哎,现在自己已经有龙一做保镖了,看来以后还是要尽量少出手才对啊,要不这保镖做得还有啥意思?
看到杜峰慢慢露出的笑容,龙一一步一步的往杜峰这边走来,所有的人看到龙一慢慢逼过来都开始后退,而且开始冒汗,好像龙一的每一步都踏在他们的胸口,让他们的心跳都似乎要停止下来,包括王江,一样有一种将要窒息的感觉。
龙一终于走到杜峰面前,胖哥及一众手下心里突然产生出一种错觉,这两个魔头不会是对头吧?要真是对头可就好了,这女的一看就是狠角色,而这男的不但狠,似乎还有点邪门。
“少主!”龙一脸上终于出现了暖意,慢慢的向杜峰恭身行了一礼,在外人面前,她从来都是这样。
刚才还心存侥幸的胖哥一众人一听到龙一的话,脸刷的全部白了,妈的,咱们今天是得罪谁啦?怎么惹上这两个魔头了,连少主都叫上了,看起来这个男的身份不简单啊!
杜峰招招手,龙一乖巧的钻进杜峰怀里,现在她哪里是刚才那个煞气冲天的女魔头啊,十足的乖巧美人啊!
王江被愣在当场,不过却暗暗在心里赞了声:奶奶的,老大不愧是老大啊!不过好像老大好多事情都瞒着我们啊!虽然王江这么想,但他心里可一点也没有因此对杜峰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因为他相信杜峰不告诉他们总有他自己的道理,绝不会是因为不信任他们!
看到龙一乖巧的样子,胖哥等人都是跌破了眼镜,这还是刚才那个女魔头吗?不过很快,他们就见识到了龙一的真实一面了。
杜峰拍拍龙一的肩膀,搂着她缓缓转过身来,龙一的目光瞬间变了,看着胖哥一众人的时候,她更像是看着一众死人,冷冷的语气让众人心底冒寒气。
“少主,这些人怎么处理?”虽然是在问杜峰,但右手却向左手的刀柄伸去,而且眼中燃起了一股血腥的战意,在她眼中现在只有两种人,一种是杜峰的朋友,一种是杜峰的敌人,无疑,在她看来只要杜峰不喜欢的人,都是杜峰的敌人,也就是她的敌人,而打击敌人的最好方式,当然就是杀。
龙一十三岁开始出任务,这些年打打杀杀的事情干得太多,对于杀人这种事情已经麻木得成为一种习惯了,但杜峰却还不习惯这种事情,他甚至到现在为至还没有真正杀过人。
第56卷 第441节:第148章 (11)

“还不快滚?!”杜峰其实对这些人也没有多大的恨意,反正冒犯自己的家伙已经晕过去了,估计就算好了也得成个半植物人,现在王江的钱已经赢回来了,所以杜峰的气也消得差不多了,他自然不愿意再搭理这些人,虽然开赌坊不是好事,但这个社会不管哪一种行业,只要存在就是合理的,比如妓院,历朝历代都在禁止,但禁得了吗?
所有的人都开始撒腿就跑,包括胖哥自己,不过他跑之前倒还记得从桌子上将余下的半箱钱带走,可惜等他再跑到门口时,自己的手下早就溜得干干净净了。
“回来!”杜峰冷冷道。
胖哥听到杜峰的喝声,不道没有停下来,反而跑得更快,不过前脚刚搭出门外,后脚却被龙一用脚给踢断了。
“啊!”胖哥摔在地上痛得哇哇大叫,抱钱的箱子也随着扔在地上,听到胖哥撕心裂肺的叫声,龙一却毫不犹豫的拔刀向胖哥的脖子挥去。
看到龙一开始拔刀,胖哥吓得一下子停住了哭声,却无论如何都不敢动弹,不只是胖哥吓着了,杜峰跟王江也吓着了,这还得了,搞点钱难道还要搞出人命来啊?!
“住手!”杜峰急忙出声道,龙一听话的将已经将胖哥皮肤都割破的刀收了回来,疑惑的转头向杜峰望来,一边慢慢踱了回来,她不明白杜峰为什么要阻止她,在她看来敢不听少主的话,就已经该死了,敢于与少主作对的人,都得死!这就是龙一现在的思想,现在的杀人标准。
将龙一拥进怀里,杜峰笑着道:“算了,龙儿,他还罪不至死,就饶
喜欢
66
失望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