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德勇图片

来源:网络 点击:41 次 我要评论( )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这样就太不符合江湖道义了,还是先下约战书合适。”冉痕月也是在旁敲侧击。
“正好我知道洪帮老大的电话,我先给他打一个。”张川树说着拿出手机给自己手下一个在洪帮做卧底的小弟打电话,要来了洪帮老大??展严峰的电话。当着请老大的面拨通了展严峰的电话。
“喂,我是展严峰,请问你是哪位?”
“我是狂龙会老大之一的张川树!”
“张川树?有何贵干?”
“今天我的酒吧开业,给你发过请帖,你们还真不给面子,连个代表都没派过来!”张川树说这话纯属是为了给在场的青老大听的,其实他根本没给洪帮那边发过任何请帖之类的东西。
“开业?请帖?我都不知道啊。一直就没收到过。要是收到了,我肯定会亲自赶过去的。”
“你少扯淡了!他妈的,你不来就不来吧。还派人砸我场子!你这招可是够阴险的!”
“张川树!你别血口喷人了行吗!你要是这么说可就是在挑拨我们连个行会的关系!”
“我挑拨关系?分明是你们的人砸的场子。还敢理直气壮的说这是给我们的教训!我看你是真想火拼一次啊!”
“张川树,你这是在挑衅!我他妈的不吃你这套,有本事就碰碰!”
“碰碰,当然可以,我们三大行会一起奉陪!你约个地点,找个时间。”
“七月十号上午八点。城北郊区那个荒废的化学工厂里。那里地方宽敞,叫多少人都能招呼开。”
“行,挺会挑地方的,看来你是早有预谋。不过我们奉陪到底。到时可别跪在地上求我饶你不死!”
“少他妈废话,到时候就见高下了!”
张川树挂断电话,说道:“火拼的时间是七月十号上午八点。火拼的地点是城北郊区那个荒废的化学工厂里。救生这几天了,我们都好一切准备吧。”
“那我们久经要派多少人去呢?”青老大问道……
【075】两个女人 〖本章字数:2565 最新更新时间:2010-12-07 18:45:18.0〗
----------------------------------------------------
“当然是能派多少派多少了!”张川树平静的说道。
“那你们呢?难道就我一个行会出人吗?”
“当然不是,我们当然也会倾巢而出。这次战斗非常关键。我们都不会有私心保留什么实力。这点你可以放心。”张川树说道。
简单的谈完了火拼的一些事情,青老大便离开了。此时的办公室里又剩下了张川树和冉痕月两个人。
张川树将冉痕月较小的身子搂在怀里,冉痕月的小屁股坐在张川树的大腿上。连个人就保持这样的姿势热吻了半天。舌头互相缠绕。
张川树将冉痕月轻轻放倒在写字台上,脱下他的牛仔裤,露出一条粉色的内裤,而且散发着女人特有的味道,有人的臀部让张川树忍不住上去亲两口。亲变了臀部,张川树终于撤下了内裤,然后跟冉痕月进行最原始的交融。
**得声音和冉痕月的呻吟声在办公室内此起彼伏。还好这里的隔音措施比较强,否则外面的人一定会听出里面的动静。
四十多分钟后,张川树完成了这次最原始的**接触。冉痕月很是满足的用纸巾擦掉自己身上的污秽。然后穿好裤子,说道:“要是我们天天都能这样就好了。”
“你想要,我就会满足你。”张川树**的笑跟流氓没什么两样。
“说的轻松,你的那个林晓柔怎么办?”
一提到林晓柔,张川树突然想到晚上还要去她家住。一看表,已经凌晨一点多钟了。
“时间可真快,我得赶紧回家了,不然我姐姐非骂死我。”说这张川树整理好衣服就要离开。
“再抱抱我好吗?”冉痕月正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张川树。张川树回过头,猛地将冉痕月抱紧怀里,感受着这个被自己征服的女人只为自己才有的柔情。
“好了,你快回家吧。我们明天还会见的。记住哦。我冉痕月可是真心喜欢你的,不是泻火工具。听到没有。”
“听到了!我的大小姐,我先走了,明天见。”这次张川树真的走出门去。来到大厅,场面依旧热闹,而且有几个小姐已经跟客人进了包房或是出去开房了,看来明天早晨就有第一笔桶金了。
“树哥,你去哪?”叫住他的是孟晴。
“你又不用接客,只是让你负责这里人员记录的。都这么晚了,该记录的人都已经记录完了,怎么还没回家呢?”张川树关心的问道。
“树哥,我没有家,我家空荡荡的。一回去我就难过,孟晴一直在等树哥你下班啊。”
“等我?等我干什么?”
“孟晴想跟你去你家住,行吗?”孟晴很可怜,眼眶里又有泪珠在打转。本来张川树根本就没有要带梦请一起走的意思,但看到孟晴这么可怜,只好带上她一起走。当然,一起走是不能回家的。只好一起去林晓柔家。
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林晓柔家开去。
“树哥,你这是要带孟晴去哪?这不是去你家的路啊。”孟晴有点害怕。
“树哥带你去一个你能长期住的地方。”张川树说这话时心里也是没有底。他不知道林晓柔这个女人看到孟晴后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只能凭运气去试试。即便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一。
林晓柔家到了,张川树是有这间房子的钥匙的。打开门,屋里一片漆黑,估计林晓柔已经睡熟了。但还没等张川树,迈进门,林晓柔突然从里屋的卧室窜出来抱住张川树,一边抱着他,一边幸福的说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我就知道你也爱……”还不等林晓柔把“我”字说出口,她便看到门外站着一个陌生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她也并不是完全陌生。从监视张川树日常行为的私家侦探给她的资料里有这女孩的照片。她知道这个人叫孟晴,是张川树的又一个情人。
“你怎么把她带来了?”林晓柔问道。
“她挺可怜的,没地方住了,希望以后能让她跟你住在一起。”张川树很诚恳的说。
“跟我住!你把我这当什么地方了。”
“我实在没办法了既然你喜欢我,连着点忙都不帮吗?”
“树哥,这是哪?”孟晴问到。
“是你的新家。”
“我还没答应她住下呢!”
“拜托了,孟晴是一个好女孩。”
“树哥,她是谁啊?”孟晴问道。
“她是……可以说是我第一个女朋友,现在也是。她叫林晓柔,比你大一岁,以后叫她小柔姐姐,你就暂时住在她家。你们两个也好有个照应。”
“张川树,你为什这样对我?”
“如果你不让她住在你这,我就只能带她住我家去了。”张川树很无奈的说。
“树哥,我不想住这。我只想跟你住。”
“孟晴,别不听话。你喜欢树哥对不对?”
“对。”
“这个小柔姐姐也喜欢树哥。你们既然都喜欢我,而且彼此又没有仇恨,也没有过节,为什么不能成为好朋友,在一起住下呢?”
“孟晴什么都听树哥的。”孟晴这边终于算是搞定了,于是张川树有看向林晓柔。
“既然你已经这么决定了,那就住下吧。谁让我爱你呢,并且我觉得,我对你的爱是任何人都比你不了的。”林晓柔也终于妥协。
“好,这才是我喜欢的女人。”张川树一人亲了一口,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正要转身离开。可是却被身两个女生同时叫住:“不许走!”
“怎么了?你们快睡觉去吧,我要回家了。”
“不行,你答应我今晚要陪我睡的!”林晓柔撒娇道。
“可是,现在不是又多一个吗?”
“我那双人床是加大的,躺四个人都没问题!”林晓柔说着将张川树拉进屋。
三个人在屋里又经过了一番周折,终于达成了共识,全部躺在了一张床上。张川树躺在了间。本来林晓柔是希望跟张川树独睡,让孟晴一个人睡客厅的。但张川树死活不同意,并且要自己睡客厅,让两个女孩睡在卧室的床上。但这种设想又遭到两个女孩子的极力反对。最终达成的共识就是三个人全都躺在一张床上。
还好,这张双人床够大,三个人躺在上面并不得挤。但两个女孩都一个劲的往张川树身上靠,又是抱又是搂的。张川树被加在间。抱谁都不合适,搂谁更不合适,只有保持一直仰卧的姿势,面对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在别人看来,张川树被两个美女围着睡觉一定够幸福了,但谁会了解他现在的苦衷呢。
两个女孩不知道为什么,一贴进张川树的身体就在自己的身体生出一股莫名的**。只要接触到张川树的**,就像跟他来一个最原始的的交汇。
两个女人从起初的搂搂抱抱变成了肆无忌惮的亲吻,她们似乎不在乎有第三个人的加入。两个女人的香吻在张川树身体各个部位游离。甚至亲到了他高高挺起的凸起之上。
用嘴包裹住,使张川树倍感舒服。他以不知道是谁在亲吻,也不在乎身旁的华美的华美肌肤是谁的。也开始了肆无忌惮的亲吻,然后在黑暗摸索着女人的私|处。
两个女人都很快乐,都很幸福。跟自己爱的男人**,甚至不在乎身边是否会有别人来分担这份本只属于自己的**。缠绵的三具**裸的通体缠绕在一起,纠缠不清。
张川树慢慢的进入,林晓柔发出幸福的呻吟。之后孟晴也主动靠了过来。三个人都得到了**上的满足。在这样轰动的夜晚,**与迷茫并存与三个人的思想之。
运动过后,三个人紧紧抱在一起,甜美的睡去……
【076】七月天空 〖本章字数:2640 最新更新时间:2010-12-07 18:45:52.0〗
----------------------------------------------------
七月的天空,
一半是明媚,一半是忧伤。
往事的回眸,
承载着对未来的希望。
成与败的边缘,
是追求路途的迷茫,
同一片蓝天下的我们,
却寻找着不同的远方。
??张川树
七月十号,天空一片阴霾。似乎异常狂风暴雨即将席卷而来。咆哮的西北风让人有了秋天的感觉,然而这仅仅是夏天的开始。
张川树,十六岁的年纪,也仅仅是这段人生的一个小小的开始,却天天飘摇在刀枪剑影的江湖纷纭之。谁都不是天生的黑道混混,然而做错一步,就再无翻身之地。张川树被一步一步逼迫到这个位置之上,既然已经不能回头,就义无反顾地走下去。即便下一步就是死亡……
今天是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号,没有传统的节日,也没有历史重大事件。平平常常的一天,只不过今天的天空异常的阴霾,让然感觉像晚上。只不过大街上没有路灯,使这个白天显得更加诡异。
跟洪帮约战的日子正是今天。张川树等人都整装待发奔赴越战的地点??城北区那个荒废已久的化学工厂。
此次行动,张川树的狂刀会、青龙帮以及十字盟可以说是倾巢而出了,一共云集各路小弟四千余名。其,有近三千的人都是青龙帮的帮众。这也直接导致很多学校的教室里几乎看不到男生的身影了。
很多学生甚至大学生由于受“古惑仔”以及一些香港暴力影片的影响,很热衷火拼斗殴的事情,所以没不管什么样的战斗,不管前方有多危险,只要是能去打架,能去显现威风,就一定当而不让的跑在最前面。为了一时的威风,也许会丧失掉一生的幸福。然而这些热血男儿不懂,只是一个个像傻子一样任听他人安排,给一些小小的恩惠,恨不得就要为行会抛头颅洒热血。
青龙帮手下的小弟虽然人口众多,但水平参差不齐。有的确实是英勇善战的好汉,而有的只适合充充人数。而今天的倾巢而出,不允许有任何人退缩,只要是到场的人,就要拿着砍刀往上冲,死也要冲!
十五辆大巴车、五辆斯奈尔式的大型集装箱客车带着着四千多名小弟奔赴了货品现场。每个人都右手持开山刀,因为综合三个行会的武器实力,最终发现开山刀的威力最大,而且实用技巧简单,所以以前不是哪个行会的小弟,今天都要用开山刀。而且不仅仅是单纯的握住刀,而且要用白色的纱布将手和刀柄紧紧地过在一起,这样在对抗过程,即使受到强烈的震动,到都不会脱手落地,唯一使开山刀落地的办法就是砍掉持刀的那只手。
车里的很多小弟都是第一次参加这样大型的火拼活动,并不晓得自己已经触犯了法律,还为自己能有幸参加这样的活动而激动不已,正想着一会如何大展身手。
当然也有心里犯嘀咕的人。第一次面对这么大的火拼事件,会不会有生命危险,会不会给自己带来血光之灾。要是真的动起手来,自己存活率能有多高,为老大如此卖命,真的值得吗?
但是这些人也和曾经的张川树一样,既然上了这条船,就不可能再有回头的余地。手拿着刀就要向前冲,要是退后一步,很可能即将成为别人刀俎下的鱼肉。谁都不想拿性命开玩笑,但黑社会过的就是刀上舔血的生活,平常越是潇洒,现在就越要玩命的干!
张川树、钱锦翔、李鹤飞坐的是奥迪A6,冉痕月自己开着那辆宝马X50,青老大也开着自己的车,带着几个贴身保镖。三辆车开在大车队的前面,为了动静不要太过招摇,大车队一直选择走偏僻的路线。经过近一个小时的车程,众人终于赶赴到了火拼现场。
这个荒废的化工厂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盖起来的。以做一些化工原料为主,随着改革开放的迅猛发展。工厂的经济效益不断提高,有了钱之后,觉得这个地方不适合做化工生产,于是搬迁到了其他城市,建了新的厂房,效益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八几年的时候,这个工厂就闲置下来。没人收购这片地,所以,这些建厂房一直残留到现在。但由于闲置的时间过长,所以有不少房屋倒塌。
整个化学工厂占地面积四百四十多亩,一共有十间厂房,三栋工人宿舍,还有一个硕大的仓库,以便囤积货物。仓库很大,如同一个标准的田径体育场。以至于足可以容纳下张川树手下的四千帮众以及洪帮下的三千帮众。
双方人员分列在仓库的两侧,间留下了和大的一片空地。看照规矩,双方老大先要单独来到正前方谈判一下,其实大多数都是上前对骂。狂刀会这边自然是张川树去负责对骂。临去对骂前,张川树站在一个破费的木箱子上,居高临下的对众帮高喊道:“兄弟们!大战在即!大敌当前,你们都怕吗?”
“不怕!不怕!不怕!”震耳欲聋的声音在整个仓库内回荡,使张川树一方气势上有了很大的提升,明显压过对方。两军交战,气势永远是最重要的。
“我们在江湖上混的,不就是为了以一天能混出个样来吗!而现在,我们混出头的日子已经到来了!机会就在眼前。看看你们对面的那些人,那都是你们的绊脚石,有他们在,你们就永远在阴沟里仰望蓝天,有他们在,你们就永远在黑暗度日!兄弟们,为了我们光荣的未来,我们要扫平一切绊脚石,你们今天这一仗,不是给我卖命,也不是给你们行会卖命,而是给自己,为了自己的未来!杀!”
“杀!杀!杀!”张川树的一番战前演说激发了所有人的斗志。小弟们在刀光剑影混了这么久,终于有了统一L市所有行会的这一天,只要把最后的这个洪帮没掉,那以后L市就是所有跟张川树混得小弟们的天下。这个机会来之不易,为了自己的未来,也要努力拼杀,即使死在敌人的刀口下,也无怨无悔,因为已经尽力了,未来就在自己手,杀过去,也许就是幸福,如果不杀,就会永远在黑暗过活。杀!杀!杀!
张川树把小弟们的情绪都煽动起来,也算是给自己加油鼓劲。他一步一步走向场地央,步伐铿锵,目光犀利。他牢牢瞪着迎面走来的洪帮老大展严峰,似乎要用目光就杀死对方。
突然,展严峰摔倒在地上,鞋子还飞起一只。“莫非我真能用眼神杀死他?”张川树正想着,看不远处的展严峰从地上吃力的爬起来,原来哥们是被一块石头绊倒了。惹得张川树手下的小弟们一片放肆的大笑。
两个人走进,张川树先说到:“峰哥你走路小心点啊,怎么连一块半头砖都能绊到你呢?”
“你少他妈废话,老子今天就是来杀你的!原来那天是你给我设下一个圈套,就想找个理由跟我们洪帮开战啊。”
“您不也是一直暗地里陷害我们狂刀会吗?大家彼此彼此,谁也别多说废话了,咱战场上见!”张川树死死盯着展严峰,展严峰也毫不示弱的用同样犀利的眼神瞪着张川树。然后两个人同时开始后退,但眼神依旧死死盯着对方。不给对方下黑手的机会。
待张川树回到阵营,右手将开山刀握住,又用白色纱布将手和刀柄紧紧地裹在一起,左胳膊上那个带上一个鲜黄|色的碎布头,这也是他们方阵的集体标志。免得场面混乱起来就分不出谁是谁。
正当展严峰回到自己方阵的最后方,准备下令进攻的时。另一头的张川树已经大吼一声:“杀!”众小弟如同脱缰的野马,气势汹涌,咆哮震天的挥刀而至……
【077】杀戮天下 〖本章字数:2165 最新更新时间:2010-12-08 17:02:55.0〗
----------------------------------------------------
傲气面对万重浪
热血像那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如精钢
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我发奋图强做好汉
做个好汉子每天要自强
热血男儿汉比太阳更光
(usi)
让海天为我聚能量
去开天辟地为我理想去闯
看碧波高壮
又看碧空广阔浩气扬
我是男儿当自强
强步挺胸大家做栋梁做好汉
用我百点热耀出千分光
做个好汉子
热血热肠热
比太阳更光
(usi)
四千个小弟,四千条汉子。手持开山刀,为了自己的理想与敌人展开殊死拼杀。张川树第一个带头冲了上去,手持着开山大刀,如猛虎扑食一般超迎面奔来的敌人针锋相对。
身后是钱锦翔、李鹤飞、青老大。在之前的战术安排上,张川树一再强调身为老大的要冲在最前面,如果连自己都怕死,那手下的小弟又能有什么作为呢。正所谓兵怂怂一个,将怂怂一窝。
所以,战斗刚刚开始,以张川树为首的几个老大级人物全都冲在了方队的最前面,使身后的小弟信心大增,倍受鼓舞。一鼓作气的奋勇向前!
冉痕月虽然是十字盟的老大但是她毕竟是一个女流之辈,这种殊死拼杀的战场不适合她的加入,即使来了,不但改变不了大局,甚至很有可能成为众人的累赘。
在之前的战术安排上,冉痕月被安排在一个极为特殊的位置。在前来火拼之前,张川树行会里懂得改装车子的小弟给冉痕月那辆宝马X5加上了一个超重低音的音响,放到最大的声音甚至可以把普通的非钢化玻璃震碎。在战斗的过程,冉痕月就要打开这个音响,只放一首歌,那就是那首振奋人心的“男儿当自强”。
因为可以促进人的大脑活跃,放一首恰和环境与心境的歌可以使人融入歌曲的感情之。这首“男儿当自强”正是激发男子斗志得歌曲,在这种将而又奋进的旋律之下,所有人的心境都开阔起来。为了理想去闯。让海天为我聚能量,去开天辟地为我理想去闯,看碧波高壮,又看碧空广阔浩气扬,我是男儿当自强!
男儿就要当自强,即便万重难得阻挡。敌人的砍刀只是虚张声势,而自己手的武器,即便只是一根木棍,也会要了对方的命!这就是信心,这就是气势。
交战的双方,气势永远是第一位。没有气势的组织,那绝对没有出头之日。
张川树奋力挥舞着看到,金属相交时发出刺耳的声响击不跨他的意志和战斗力。汹涌的血液在身体的血管凶猛的流淌,如铁打的肌肉正钢筋有力的支配着自己的躯体。
刀光剑影之下,张川树等人毫不退缩,尽显威猛气概。手下的小弟们,跟着自己的大哥,听着豪气万丈的音乐,越战越勇。仿佛在享受着这场战斗。
一刀砍下,精准的弧度,恰到好处的力道。刀刃直接镶嵌进对方脖子上的大动脉。鲜血四溅。这是张川树一刀直接砍死的第四个人了。张川树就像一个魔鬼一样,凶狠的样子真是住在场的所有人。
又是一刀,张川树感觉的手一震,他知道是自己的刀刃砍到了对方的骨头上,皮开肉绽。对方没有任何挣扎的倒在地上。张川树嘴里默默念着,“第五个!”
李鹤飞这边更是激烈,被两三个人围着打依旧让对方占不到任何的便宜。看的出来,对方这三个人也是不要命的主,但凡战场上敢攻击对方老大的主那绝对不是等闲之辈。
跟李鹤飞拼杀的这三个人刀法不错,有几刀险些砍刀李鹤飞身上。但李鹤飞更不是吃素的。区区三两个小弟他还是能应付自如的。别说这三两个就是十几二十人挡在他面前,他还是会照砍不误。
李鹤飞完全用气势压倒了眼前三个围攻他的小弟。卯足了力气,一刀劈下,即便对方已经用自己的武器当了一下,可是李鹤飞的力气太大,即便当了,也起不到任何作用。刀刃在对方小弟的面门上劈出一道血槽,几乎将整个脸面劈成了两半。
剩下那连个小弟有点害怕了,虽然是已经不要命了,但如此残酷的死法还是叫他们难以接受。但李鹤飞是不会给任何人逃脱的机会,一刀,两刀。眼前剩下的这两个小弟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被活生生的砍死。血流满地。
钱锦翔和青老大一直并肩作战,两个人一前以后,即便身前围着五六个敌人,也使得对方无法上前靠近自己。青老大大喝一声,猛地冲了上去。钱锦翔接到这个信号,也朝着他相反的方向挥刀而去。顿时,血光四溅,哀声漫天。
生肉横飞,有的甚至胳膊或者腿脚都被砍下了,正在地上苦苦呻吟着。没人会在意这些失去战斗力的家伙,因为谁要是在这个时候分心,很有可能就会成为和他们一样的人。
张川树突然觉得自己气血倒流,丹田之处正由一股气力向外泻出,一瞬间贯穿全身。是自己本已经伤痕累累的身体再一次恢复凶猛的样子。甚至比开战之前更加威猛。
“**的!”张川树对这眼前两个敌人连砍数到,两个敌人已经倒在了地上,张川树还是不依不饶的又看了十多下。正在此时,他身后他然出现一名对方小弟,高扬起看到,朝着张川树后背砸去。张川树突然意识到身后有危险,猛地转身,手开山大刀顺势一档,竟没想到,对方的砍刀被击成了两半!
“你小子干暗算我!我草你妈的!”说着,张川树一刀下去,对方的一条胳膊被砍了下来,又是一刀,对方的胸口多了一道刀印,最后一刀,刊载了对方的脑袋上,刀刃镶嵌近脑门,不管血液喷溅出来,就连脑浆子也流了出来,对方这名可怜的小弟惨死在张川树手上。对方众人看后,觉得张川树以一个魔鬼,没人在敢靠近,靠近这个披着人皮的杀人魔王。
张川树杀红了眼,见谁看谁,有好几次都差点误伤了自己人。他不再狂奔的挥刀,而是步伐坚定的一步一步的朝躲在人群最后面的展严峰走去,再走的过程,谁要是敢当他的路,就用着把开山刀来截他的肢,断她们的脉!
仓库之外,已经是风雨大作,电闪雷鸣,似乎连老天都为这场杀戮而感到悲哀。
而此时地张川树,带着满身的血迹来到了展严峰的面前……
【078】英雄无泪 〖本章字数:2342 最新更新时间:2010-12-08 17:03:41.0〗
----------------------------------------------------
隐瞒的天空划出一道亮丽的闪电,闪电过后紧跟着一声震天的霹雷。大雨瓢泼,如同天空开了一个巨大的洞,正向着人间灌水。雨水来势凶猛,狂风呼啸的更是张狂。暴风雨来的已经足够猛烈了,然而杀戮仅仅是个开始。
仓库的内有些暗淡,但是还是可以认清五米之内的人是谁。展严峰当然认出了张川树,因为张川树就站在他五米的地方,而且刚刚用砍刀砍死了自己身边的两个保镖。
这两个保镖已经追随自己多年,从未失手过,哪知今天会死在一个毛孩子的刀下。而且不仅仅是死了,而且死无全尸。一个保镖脑袋和身体分了家,两一个保镖被拦腰砍断。
一个毛孩子怎么会有如此惊人的气力!展严峰再也不敢小看张川树,因为他已经意识到,眼前这个人不是张川树,不是毛孩子,他是个魔鬼,杀人的机器!
又是一道闪电,闪电的紫光在混沌彰显了自己的斑斓,紧跟着的雷鸣声也在喊杀亮出了自己的内力。伴随着闪电的紫光,展严峰看清楚了张川树布满血痕的脸,眼睛血红,如同野兽的凶狠目光直视这自己。
展严峰有些害怕了,这不该是作为一帮之大所表现出来的怯懦,但是此刻,不管是谁,看到张川树这双眼睛都会不寒而栗,再加上他手里的明晃晃的砍刀,砍刀的刀刃已经有了坑坑洼洼的断痕,显然这是在砍人时留下的痕迹,如果这把刀下一个要砍的会是你,你能不怕吗?
的确,张川树手的看到下一个要砍的,就是洪帮老大展严峰。展严峰双腿颤抖,感到一股热流顺着当下流了出来。尿液的腥臊顿时盖过了血液的腥气。
“孬种!”仅仅两个字,甚至这两个字还没完全说完,砍刀已经咆哮而下,朝着展严峰的脖子砍去,刀刃划破空气,虎虎之声已经震慑住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
一刀过后,鲜血四溅,一颗滚烫的头颅一声落地。在泥土之滚了两下停止了移动,展严峰的身体还在抽粗,尿液还没有完全流干净,裤子还没完全被尿液浸透,上衣却已经被脖子上喷溅出来的血液所染成了朱红色。
片刻后,一切喊杀声戛然而止,所有的目光都移动到了展严峰的无头尸体上,这具无头尸体在众目睽睽之下,轰然倒在地上,顿时,血液洗刷了地面。腥臭的血液流淌成河。
“杀!”不知是谁在此刻大喊一声,一时间,场面再一次混乱起来。但可以确认的是,张川树一方已经占尽了绝对的优势。片刻之后,又倒在地上数名小弟,但这些倒下去的小弟没有一个是张川树的人。
一场恶战终于要结束了,一切都将以张川树的胜利而告终。没人会在意这个废弃的化学工厂里曾经发生了什么。这里的尸体也会随着血迹斑斑的泥土被一起掩埋。从此,张川树将统一正个正个L市黑道。而且,即便韩氏集团再来复仇,张川树也不会在害怕什么!
一代黑道枭雄即将诞生,他手下的小弟们正在为自己的大哥拼劲权利!他们不光为了张川树,也为了自己。胜利就在眼前,混沌的日子即将结束,日后,自己也能向香港黑社会电影里演的那样,在L市为所欲为,享受一切荣华富贵。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也来的太沉重了。多少兄弟为了今天付出了血的代价,多少兄弟为此付出了宝贵的生命,如果说混,真的只是一种生活,那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生活为什么能有那么多人为了它去过活。
成又如何?败又如何?生又如何?死又如何?成也不能回头!败更不能回头!不回头!也绝不低头!热血男儿就要有这样的奋进,就要有这样的豪气,万丈豪气汇集一体,才是成大事之躯。
喊杀声依旧震天,可以跟天空的雷鸣声相提并论。展严峰手下的小弟四处逃窜。仓库南北个各有一个大门,由于作战的时候,展严峰一伙人都是面向北方,所有,现在很多小弟看到大哥死了,大势已去,都开始估计自己的性命,向着南面的大门逃窜而去。
当然也有不少不要命的依旧顽强的抵抗,这样的敌人是值得敬重的,所以要给他们留个全尸,然而对于舍下自己战友的窝囊废们,就要让他们脑袋和身子分家,甚至大卸八块以解心头之很!
张川树继续着他的杀戮,似乎这场战斗根本还没有结束。确实没有结束,即便展严峰的大势已去。洪帮还在,张川树的目的不是杀人,而是收服整个洪帮。
虽然红帮老大展严峰被自己一刀砍死,但是洪帮的势力依旧没有被驱散,虽不能使他们斩尽杀绝,但也要让他们的势力土崩瓦解。
世上有很多的事情都是一波三折,甚至有时候到手的鸭子也会飞掉,甚至煮熟即将到嘴的鸭子也会突然消失。就如同这次杀戮。虽然老大死了,但是很多洪帮小弟没有收受,依旧进行着殊死的搏斗,似乎在他们的心一直都有一个信念,似乎他们认为,坚持下去还会有转机。
他们的想法果然没错,转机就在一声闪电过后出现了……
闪电过后,无疑是巨大的雷声,而此刻,巨大的雷声被盖过了,而盖过雷声的,却是铺天盖地的警鸣声!
怎么会有警察!警察怎么可能找到这里来!?所有张川树的小弟都在纳闷。难道说到手的胜利就要转为失败,又要开始躲避警察的追击了吗?
然而,他们似乎连跑的机会都没有了!因为仓库南北两个大门全部被警车堵住,唯一可以跑的地方就是窗户,那一扇扇巨大的窗户。数十名警察堵住了南北两个大门,手的警用手枪对准了在场所有的人!
青老大是个亡命徒,他甚至比已经狂化了的张川树还不冷静。他从不害怕什么事情,包括那一只只明晃晃的枪口,当然也包括那从枪口喷射出的火舌!
“兄弟们!冲啊!给我杀!”青老大一声令下,很多青龙帮的亡命徒都跟着自己亡命徒老大冲了上去,分了两拨,一波冲击仓库南门,一波冲击仓库北门。张川树等人并没有跟着他们冲,虽然他们也动了,但不是冲着仓库南门或者北门,而是冲着窗户奔去。仓库很大,窗户也很大。众多小弟随着张川树等人从窗户一跃而出,并没有太费劲。但在他们逃跑的过程,听到仓库内的几声清脆的枪响,响声过后,一片寂静。
当然不是完全的寂静,还有那铺天盖地的警鸣声,还有那响声震天的雷鸣声。青老大死了,死在了警察的枪口下,他手底下的一些亡命徒小弟也死了,死在了警察的枪口下。张川树没有死,包括冉痕月在内,他们都顺利跳出了窗户,然而仓库外面的世界,依旧严峻……
【079】患难兄弟 〖本章字数:2432 最新更新时间:2010-12-08 17:04:11.0〗
----------------------------------------------------
仓库之外,大雨倾盆。如天上泄下的洪水,要掩埋世间苍生。张川树和众多小弟已经站在了窗外,然而窗外的局势依旧不容乐观。
大约三十多辆警车停在废弃的化学工厂的广场上,数百名警察手持枪支躲在警车的后面,枪口对着刚刚逃出来的张川树等人。
“李鹤飞,这些警察你都认识吗?”钱锦翔问道。
“不认识,这些佩枪的都是刑警!”李鹤飞满脸的惊恐,不光是他,所有在场的人都脸色大变,刚刚的杀气已经荡然无存。当然,张川树依旧满怀斗志,这回居然轮到他迎着车队走去。因为他看清了这帮警察的头目,那人正是跟他有过一面之交的刑警大队大队长??胡志辉!
张川树终于记起来了,其实,早听说洪帮真正的老大是政界的人,莫非真的是……但他顾不得多想,如果多想,众人肯定将死在刑警的枪下,他一步一步的朝胡志辉的警车走去,尽管面对着数把手枪,但是张川树的步伐依旧坚定!
“胡队长!你还认识我吗?”张川树略带嘲笑的说道。
“当然认识,今天你犯到我头上,恐怕你姐姐也帮不了你!”胡队长也毫无顾忌的朝这边喊道。雨很大,雷很响,但这两个人的声音依旧清晰。
“我不需要任何人救我。这件事是我一个人闯出来的。跟其他人无关,你放他们走!”张川树边说边朝警察车队走去。
“你是在要求我还是在恳求我?”胡队长不紧不慢的问到。
“要求!”张
喜欢
99
失望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