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之始

来源:网络 点击:38 次 我要评论( )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百五十七章好空虚好寂寞(1)
第一百五十七章好空虚好寂寞
聂涛虽然从秦思羽那里得到了杜振荣很多时候都会在富豪酒店总统套房1818号房落脚的消息,可是由于新年的临近,杜振荣已经回到家里与家人团聚,很少会去富豪酒店,这条线索就算现在继续查下去,在年前应该也不会有什么突破,所以他索性暂时停止了这方面的调查,天天呆在别墅之中,为了让自己过个好年,他还买了不少的钱与各种肉回来淹制,虽然是一个人的生活,不过这小日子过得倒也滋润。
这些都不算什么,最让聂涛暗爽不已的还是他从张鑫哪里弄了一千万,一下子就让他步入了千万富翁之列,这离他出人头地的目标又近了一大步。
日子就在这种生活中无声的流逝,很快就到了大年三十,到处张灯结彩,由于蓝海公寓都是租住给学生住,里面除了蓝海公寓的工作人员之外,根本就没什么人,反而显得无比的冷清,晚上出去的时候,唯有路灯会发出光芒,蓝海公寓所有的建筑物中,几乎看不到什么灯光。
是夜,爆竹声声,深层的夜空不断被绽放的烟花映亮,整个大地都沉浸在喜庆之中。
聂涛倒也没有亏待自己,虽然他是一个人,却也不断往还于厨房与餐厅,餐厅的桌上已经放了好几个菜,荤素搭配,倒也十分的适宜。
就在聂涛忙碌的时候,大厅中的门铃声居然响了起来,聂涛的心中不由得生起了无尽的疑惑。
蓝燕她们四个美女都给他打过慰问电话,她们根本就不可能来这里,除了她们之外,还有谁会来找他呢?
带着心中的疑惑,聂涛来到大厅的监视器前,按了电话旁边的免提,监控视频中立马就出现了一个女人,居然是秦思羽:“找我有事吗?”聂涛皱着眉头,很是疑惑地问道。
“涛涛,我想跟你一起过除夕夜,可以让我进来吗?”秦思羽可怜兮兮地问道。
听到秦思羽这么说,聂涛的眉头不由得皱得更紧了:“这个……不大方便吧!毕竟,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关系。要是被杜振荣知道了,还可能给你带来麻烦。”
“这些天他除了打电话之外,根本就没有找过我,怎么可能被他知道呢?涛涛,不管怎么说,我们曾经也是同班同学,是老乡,跟你在一起过除夕,就如同跟自己的亲人一起过除夕一般,你就让我进去,好吗?”秦思羽低声央求道。
聂涛对于秦思羽这个人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好感,只不过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要是再拒绝却也有些说不过去,多一个人只不过多一份筷子而已,吃完就让她滚蛋倒也没啥:“那好吧!你等等我,我来给你开门。”聂涛说完,再在那个免提键上按了一下,监控视频中的画面消失,他直接向外面走去。
走出别墅,打开大门,秦思羽快速地闪身进入了别墅,聂涛顺势将大门给关上,带着秦思羽走进了别墅中:“你先在大厅中看电视,我再去炒几个菜就可以吃饭了。”
第一百五十七章好空虚好寂寞(2)
“涛涛,要不要我帮忙呢?”秦思羽轻轻地问道。
聂涛直接摇了摇头:“不用了,所有的菜我都已经切好,只要炒炒就能吃,你自己看看电视,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吃了。”
“嗯,那好吧!”
聂涛不再理会秦思羽,直接闪身奔进了厨房中,继续炒菜,秦思羽却是跟在他的身后,看着聂涛炒菜,他依旧没有理他,专心抡着铲子炒菜。
就在聂涛炒着菜的时候,背后微微一重,秦思羽竟是从他的背后将他轻轻地抱住:“涛涛,我好想你。”秦思羽在聂涛的耳边轻语之时,雪白的双手已经在他的身上轻轻地游走了起来。
严格说起来,聂涛现在也是一个很寂寞的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尝到女人味道的男人,受到秦思羽这样的刺激,他的心中瞬间就荡漾了起来,只不过他的原则根本就不允许他这么做:“你还是去大厅中等着,小心被油溅到。”聂涛轻轻地说道。
“涛涛,我知道自己的人生有了污点,根本就配不上你,可是我是真的很想你,而且我也知道你肯定也很寂寞,你又何必要隐忍自己的这种情绪呢?你嫌我不干净,把我当成外面卖的不就行了吗?而且我只跟过两个男人,不管怎么说,也比外面卖的女人要干净吧?亲爱的,我好空虚好寂寞,给我好不?我现在处于安全期,连套套都不用戴,可以直接中出。”秦思羽依旧在聂涛的耳边轻轻地说道,受到她温热气息的喷薄,聂涛心中的荡漾变得更加狂暴了,特别是中出的说法,更是令他发狂。
其实秦思羽说得不错,就她的身体而言,确实要比外面卖的要干净,而且凭着她的质素,外面卖的根本就比不了,受到秦思羽言语的诱导,聂涛的心却也不由得在慢慢的沉沦起来。
最要命的是,秦思羽话音落地,她已经在聂涛的颈项间轻轻地吻了起来,双手也已经轻抚于聂涛的敏感地带,在这样的刺激之下,聂涛不可抑制地发生了生理反应。
要还是不要,这个问题已经在聂涛的心中挣扎了起来。
以聂涛的原则而言,肯定是不要的,可是生理的反应又让他有些不忍拒绝,虽然秦思羽不是一个好女人,可是她确实是一个素质很不错的美女。
秦思羽真的是一个高手,在她轻微的动作之下,聂涛心中的渴望变得更加炽盛了,人性的原始冲动,已然占据了优势,相比于身体所受到直接刺激,聂涛所坚持的原则已经处在了弱势。
环境改变人生,很多人的原则就是在环境的影响下慢慢的改变,聂涛原本所坚持的原则,已经到了一触即溃的地步,这就如同聂涛的个性,在遇到一系列的事件之后发生改变一样,他的原则似乎也在慢慢的发生改变。
秦思羽眼见聂涛没有挣脱她的环抱,感觉到聂涛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她也意识到了什么,游走的右手轻轻地控入到聂涛的衣服之内,轻轻地向他那发生重理反应的地方摸索而去。
第一百五十七章好空虚好寂寞(3)
秦思羽的手很嫩很滑,很柔很软,右手贴着肌肤向下探索,使得聂涛的身体受到了更加巨大的刺激,人性冲动也达到了一个至高点,他原本所坚持的原则,此时已经彻底的被高涨的人性冲动所吞噬,他再也忍不住,直接关掉了煤气,猛地挣脱了秦思羽的环抱,整个人在这个瞬间突地返身了过来,绽放着炽盛光芒的双眼紧紧地盯在秦思羽的身上。
秦思羽知道聂涛已经到了难以抑制的地步,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就脱下了自己的裤子,褪到了脚下,那双莹润光泽的修长美腿,就这般呈现在聂涛的面前。
秦思羽此时也很担心聂涛会突然如上次一样戛然而止,得不到她所想要的激|情释放,褪下裤子之后,身体微微一转,直接趴在了厨房中案台之上,雪白的翘臀立马就展现在聂涛的面前:“亲爱的,快来,那里已经泛滥成灾,寂寞之地想要得到你的安抚。”秦思羽呢喃地说道。
面对这样的情景,聂涛再也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冲动,急急地解开了自己的皮带,就在他准备脱去裤子的时候,手机铃声的响起,立马就打破了厨房中所弥漫的春情。
“亲爱的,好想要,快关掉手机,我们继续。”秦思羽一脸迷离地看着聂涛,呢喃地说道。
聂涛确实很想关掉手机铃声,只不过他的手机号码只有那些他认为可以亲近的人有,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他的人性冲动达到再狂暴的境界,他也不可能不去接人家的电话:“我先接电话,你不要出声。”
聂涛说出这样的话之后,直接掏出自己的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是牛凤岚打来的,他直接走出了厨房,来到大厅之后,这才接听了电话:“姐,找我有事吗?”聂涛笑着问道。
“死小子,你还知道我是你姐呀!都大年三十了,也不打个电话来慰问你姐一下。”牛凤岚没好气地说道。
牛凤岚现在是聂涛的干姐姐,听到她这样的斥问,聂涛的心中立马就生起了一抹愧疚来:“这个……我知道姐公事繁忙,没空理我,所以就没有给你打电话呗!”
“不跟你废话了,今天晚上是大年三十,咱们都是只身留在南州市,你等下到我住的地方去,我带你到酒店去吃顿好的。”牛凤岚直接说道。
“姐,去酒店多浪费呀!我正在炒菜,要不你到我这里来吃吧?我的水平很高的,绝不会比酒店的味道差。”聂涛笑着说道。
电话的另一头沉吟了片刻,牛凤岚的声音紧接着响起:“这样也行,你现在在哪里呀?”
“我还住在蓝海公寓呢!”
“正好,我还在所里,现在我就开车过来,快点炒菜,如果有什么突发事件,姐有可能连饭都顾不上吃。”
“知道了。”聂涛的轻应声中,牛凤岚已经挂了电话,聂涛收好了手机,直接奔进厨房,秦思羽依旧撅着翘臀,寂寞难耐地趴在案台等着聂涛:“快穿好裤子,到大厅中看电视,我干姐姐马上就过来了。”聂涛急迫无比地说道。
听到聂涛这么说,秦思羽无法,只能一脸郁闷地穿好裤子,走进了大厅中。
第一百五十八章干姐姐的意思(1)
第一百五十八章干姐姐的意思
聂涛知道牛凤岚马上就要赶到这里,他将自己匆匆收拾好之后,立马就炒起菜来,被激发起来的人性冲动也已经彻底的消失。
约莫十来分钟后,大厅中就传来的门铃的声音,聂涛正忙着炒菜,直接对着秦思羽喊道:“秦思羽,赶快去开门,估计是我姐来了。”
“哦。”秦思羽应了一声,就没有了响动,应该是去帮牛凤岚开门去了。
“小弟,你的菜还没有炒好吗?”没要多久,牛凤岚清脆动听的声音就在聂涛的背后响起。
聂涛微微一笑,回首过去,穿着一身警服、英姿飒爽的牛凤岚已经来到他的身后,双眼望着聂涛正在炒菜的锅里:“马上就好。姐,你跟思羽先去吃饭,不用等我。要是呆会有什么突发事件,害得你吃不好饭,老弟我会心疼的。”聂涛笑着说道。
聂涛本是不想喊秦思羽为思羽的,只不过他又不好意思在牛凤岚的面前跟秦思羽表现得太过于生分,所以只能这么叫她。
“什么话,你这个当主人的不上桌,我可不好意思先吃饭呀!”
“你是我姐,又不是外人,没有主人这种说法。姐,你快跟我老乡去吃饭,我这个菜炒好,再烧个汤就OK了。”
“估计也不会也什么大事,等到你烧好汤后,咱们一起吃饭吧!”牛凤岚说到这里,转首望了一下外面,眼见秦思羽坐在大厅中看电视,她立马来到聂涛的身边,压低声音问道:“小弟,我是不是坏了你的好事呀?”
聂涛心中蓦地一惊:“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聂涛也低声问道。
“刚才给我开门的姑娘,脸上明显挂着几分不爽之意,那样子似乎就是在告诉我来得不是时候呀!”牛凤岚轻声说道。
不得不说,牛凤岚天生就是一个干刑警的料,她的观察力真的很厉害:“怎么可能?我跟她又没有什么关系。那女孩只不过是我高中时期的同学,现在也在南州大学念书,也没有回家过年,所以作为老乡兼同学,我就让她跟我一起吃过饭呗!”
“莫非她对你有意思?她是个绝对的美女,小弟,要是觉得合适,可以出手的。”
“这个……她不是我的那杯茶,还是算了吧!我只喜欢姐姐这种类型的。”聂涛坏笑着说道。
“滚蛋,有你这么跟姐说话的吗?别忘了,我可是你干姐姐。”牛凤岚低声斥道。
聂涛听到牛凤岚这么说,脸上的坏笑变得更加浓郁了:“干姐姐,反正又没有血缘关系,深入发展一下,就可以干姐姐了。”
两个干字,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意思,而且聂涛也分明地表达出了这种不事的意思,说完这样的话,他自己都感觉到自己很无耻。
牛凤岚听到聂涛这样的话,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恶狠狠地瞪了聂涛一眼:“死小子,你是不是想死呀?”
“我只不过说出自己的心理话而已,你也用不着咒我去死吧!再说,当初认你做姐姐的时候,我都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只不过如今这已经成为既定的事实,心不甘情不愿我也没有办法了。”聂涛郁闷地说道。
第一百五十八章干姐姐的意思(2)
“你知道就好。以后别再打姐姐的主意,要不然连姐弟都没得做。”牛凤岚低声说完,就转身走出了厨房,留下聂涛一个人在厨房中郁闷。
很快,聂涛就做好了饭,招呼秦思羽跟牛凤岚到餐厅用餐,三人坐下之后,聂涛帮两人介绍一番之后,帮她们各自盛了一碗饭,三人这才吃喝起来。
餐厅中,牛凤岚与秦思羽都没有说话,聂涛也无话可说,气氛显得有些沉闷,丝毫没有聂涛跟蓝燕她们四个小妮子用餐时的活跃。
也许是因为工作的原因,牛凤岚吃饭的速度很快,聂涛碗中的饭还没有吃到一半,她就已经吃完了一碗:“姐,又没人跟你抢,你不用着急呀!”聂涛轻轻地说道。
“没办法,姐是□□,二十四小时都处于待命的状态,所以我们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得跟时间赛跑,不能有任何的拖拉。”牛凤岚说着话的时候,又给自己盛了一碗饭。
“也只有你才会这么拼命,看到你这样,我真希望你不是□□。”聂涛心疼地说道。
“小弟,你这不是在变相的期望我下岗吗?”牛凤岚没好气地问道。
“可以这么说吧!姐,我真希望你下岗,这样一来,至少你的时间就不用这么赶了。”
“滚蛋,姐很爱自己的工作。”
“好了,你也别跟我瞎扯了,跟你这么浪费时间,还不如让你好好吃点东西。”
“呵呵,还是小弟对我最好。不过你的菜炒得还真好吃,我不得不夸奖你一句。”牛凤岚笑着说完,又快速的吃喝起来,聂涛不想影响她吃饭,也就没再说什么。
就在牛凤岚吃着东西的时候,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牛凤岚立马就放下碗,快速的掏出手机接听:“喂,有什么事吗?”
“好,我马上就赶过来。”过了片刻之后,牛凤岚说完这样的话,就直接挂掉了电话,快速地将碗里的饭吃完,直接站起身来:“小弟,所里有事情发生,我得赶回去处理,你们慢慢吃呀!”
“姐,用得着这么赶吗?再吃点呀!”聂涛心疼地说道。
“有案子发生,我必须赶去处理。呵呵,吃了两碗饭,已经够饱了。”牛凤岚说着话的时候,已经向大门处走去。
聂涛也放下碗筷,急急地站了起来:“那我送你,顺便去关门。”
“嗯。”
眼见聂涛与牛凤岚的身影消失在了大厅中,一直坐着的秦思羽急急地站起身来,从自己的身上掏出了一包东西,直接倒进了那碗汤里,然后将装东西的纸捏成团,放进了衣兜中,才重新坐了下来。
聂涛与牛凤岚一起走出了别墅,来到了院落之中:“姐,案子处理好之后,还回来吗?”聂涛轻轻地问道。
“是件大案子,估计会处理到很晚,应该不会回来了。再说,姐也不想坏你好事呀!”
“姐,我跟她真的没什么,你千万别多想。”聂涛急急地说道。
严格说起来,聂涛与牛凤岚已经没有什么机会在一起,可是他也不知为何,就是怕牛凤岚会误会他,这才会向他急急的解释。
“小弟,别怪姐多嘴,如果要找,就找个好姑娘,别去找什么乱七八糟的女孩,省得给自己找麻烦,知道吗?”
“知道了,我一定会找跟姐姐一样的好女孩。”
这次牛凤岚居然没有低斥聂涛,反而是轻轻地点了点头,说道:“你知道就好。现在的女孩子大多数都喜欢乱来,又不懂得保护自己,说不定就在哪里染了病,要是一般的传染病还好,要是染上了顽疾,那就不好了。你还年轻,血气方刚的,姐最担心的就是这点。”
听到牛凤岚这么说,聂涛心中也不由得惊骇起来,秦思羽虽然只跟了两个男人,可是杜振荣是社团老大,而且又是大毒枭,要是他自己也吸毒,说不定他就是一个巨大和带毒体,要是他真的跟秦思羽发生了关系,因此而受到传染那就亏大了。
不管怎么说,聂涛现在都跟林傲雪与岳子风发生了关系,她们俩人都是超级大美女,他确实不必因为秦思羽而让自己承担被传染的风险,因为秦思羽跟她们根本就没得比。
“姐,你放心,我不会跟乱七八糟的女人发生关系的。”聂涛一脸坚定地说道。
“听到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说着话的时候,聂涛已经打开了别墅的大门,牛凤岚急急地奔了出去,进了警车,直接发动车子,疾速的奔行了出去。
看着牛凤岚所开的警车奔行在蓝海公寓的大道之中,聂涛的心中生起了一抹暖意,面对牛凤岚这种真挚的关心,他的心中却也生起了无尽的感激。
眼见牛凤岚的警车彻底的消失在视线之后,聂涛这才关上别墅的大门,返身向别墅中走去,此时他已经在暗暗的告诫自己,一定要坚守自己原本的原则,不管秦思羽有没有什么传染病,他都不能碰她。
牛凤岚说得对,绝不能跟乱七八糟的女人发生关系,他一定要谨记牛凤岚的嘱咐。
回到别墅中,关上大门,来到餐厅,秦思羽已经将自己的外套给脱下,身上穿着紧身的线衣,那凹凸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展现出来,看着她这样,聂涛的心中情不自禁就有些意动,只不过想到牛凤岚适才的嘱咐,他立马就强行地将自己心中的意动给压制了下去。
“涛涛,真没有想到,你居然会认一个□□当干姐姐,你跟她是怎么认识的呀?”秦思羽笑着问道。
聂涛微微一笑:“这就是一个缘分的问题,而缘分这个东西又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你还是别问这些了,快吃饭,吃完之后,你就回自己的住处。”
“哦。”听到聂涛这么说,秦思羽脸上立马就滋生出一抹失落的神色,轻轻地应了一声,就开始吃起饭来,当她看到聂涛喝那碗汤,她的脸上又露出了难以抑制的兴奋之色。
第一百五十九章让哥来好好调教你(1)
第一百五十九章让哥来好好调教你
聂涛很快就用完了餐,只不过秦思羽却是吃得很慢,他只能坐在餐厅中,等着秦思羽用餐。
时间缓缓的过去,约莫过了十来分种,秦思羽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停止用餐:“吃好了吗?”聂涛看着秦思羽轻轻地问道。
秦思羽轻轻地点了点头:“嗯,吃饱了。涛涛,你炒的菜真好吃。”
“我的手艺一直都不错。既然你吃饱了,我现在就送你出去吧!”聂涛笑着说道,这也算是他所下的一个温柔的逐客令。
秦思羽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涛涛,我们刚才的事情还没有做完呢?等我们做完刚才没有做完的事情之后,我才离开吧!”轻柔无比的声音之中,充斥着一抹荡漾的气息,脸上也布满了妩媚与寂寞难耐的神色,聂涛看到她这样的表情,心中立马就荡漾了起来。
“姐姐说得对,绝不能跟乱七八糟的女人发生关系,我一定要忍,要不然就对不起姐姐的一片苦心,也有可能让自己失去与心爱女孩交往的资格。”聂涛在心中暗暗的说道,只不过当他想要压抑自己心中的荡漾之时,他才发现他的强行压抑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不行,我姐刚才说过,只要她的案子一处理完毕,马上就会赶回来继续吃饭,要是被她遇到就不好了。”聂涛轻轻地说道。
“涛涛,你姐刚才走得那么急,肯定是个大案子,估计没有一个小时以上的时间,是回不来的。只要我们动作快点,估计她回来之前,我们就已经完事了。”秦思羽说着话的时候,她的双手已经轻轻地握在那对傲耸的山峰上,微微用力,傲耸山峰在她的自握之下立马就产生了柔美的凹陷美感。
聂涛明明在强行的隐忍着自己心中的荡漾,可是看到秦思羽胸前的山峰在她柔嫩双手的作用之下所产生的柔美凹陷,他心中的荡漾却是变得更加的狂暴起来,身体在这个瞬间就发生了生理反应。
“关键是我一个小时肯定完不了事,我可不想在最关键的时刻被人打扰。思雅,我们以后再说,好吗?”
听到聂涛这么说,秦思羽的双眼中更是绽放出了无比浓郁的光芒:“涛涛,那我们就将别墅中所有的灯给关掉,装成不在就行了,相信你姐到了这里,只要发现别墅中没有灯光,她就会自己离开的。”
聂涛狂晕,面对这样的女人,他还真是拿她没办法,最关键的是他此刻居然狠不下心来直接将秦思羽给赶出去,而且心中的荡漾还在不断地加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什么样的歌声才是最开怀……”
就在这时,聂涛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立马掏出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是陈思雅打来的。
聂涛没有任何的耽搁,直接接听了来电:“你们干什么?想要把我带到哪里去?”聂涛还没有说话,陈思雅的声音就在另一头骇急无比地响了起来。
第一百五十九章让哥来好好调教你(2)
听到这样的声音,聂涛的心立马就变得无比骇然起来,这种惊骇瞬间就将他心中所滋生起来的人性冲动给压制了下去。
“哼哼,进了我们的组织,你就别想再逃出去。一天是我们的组织的人,一辈子就是我们组织的人,直到没有男人要你为止。不过以你的条件来看,估计卖到四五十岁都不会有男人嫌弃。”陈思雅的声音刚刚落地,一个男人的声音隐隐的传来。
聂涛立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直接将手机的通话口给堆住,凝聚所有的精力,听着电话另一头的声音,现在他要听到对方的地址,然后赶过去救陈思雅。
聂涛此时所表现出来的冷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素质,情况越危急,他就越会让自己冷静。
“我只不过到你们哪里去上了一天班,也没有跟你们签什么合约,你们没有资格这么做。快放开回去,要不然的话,我就报警。”陈思雅声音继续响起。
秦思羽看着聂涛拿着电话什么也不说,只是皱着眉头静静地听着,她的心中不由得充满了疑惑:“涛涛,谁的电话呀?”秦思羽轻声问道。
聂涛没有理会秦思羽,依旧凝聚着自己所的注意力,听着电话另一头的声音。
“报警?实话告诉你吧,我们有政府高官撑腰,□□算个屁。别说在南州市没有□□管这档子事,就算真的有□□出来管,只要那个给我们撑腰的高官一个电话,他们连屁都不敢放一个。MD,真没有看出来,你居然这么小,而且还这么漂亮,莲姐也真是的,这么好的货色居然也不跟老子说一声。等我们到了地方之后,我们会好好的调教你的。嘎嘎嘎……”
“大哥,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还是学生。”
“要的就是学生,这样搞起来才带劲。小妹妹,以后好好的跟着我们混,老老实实的接客,我保证你会有赚不完的钱。”
“我不……放我离开……呜呜呜……求求你……”
“别TMD逼老子打你,要不是看到你这么漂亮的份上,以你现在的表现,你恐怕早就已经被打得变成猪头了。要是你再在老子的面前嚎丧,老子马上就回去弄死你那瘫痪的老爸。”
那名男人的话音落地,陈思雅的哭泣声立马就止住了。
“小美人儿,这才乖嘛!只要你乖乖的听哥的话,我绝不会伤你半分。”
“只要你不伤害我家人,我什么都听你的。”陈思雅哽咽的声音轻轻地响起。
“这样就对了,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我会把你当成心甘宝贝一般的疼爱,怎么舍得去伤害你的家人呢?”
“你……你别碰我,这……这么多人看着,我……我怕羞……”陈思雅的声音骇急无比地响起。
聂涛听到陈思雅这样的说法,心都快要急死了,可是他连对方的地址都没有听到,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办法,他现在只能乞求陈思雅会说出地名来。
第一百五十九章让哥来好好调教你(3)
“哈哈哈……还是个纯真的小妹妹,哥更喜欢你了。既然你不让我碰你,那就等我们到地方之后,再让哥来好好的疼你吧!啧啧啧……真漂亮,看得哥直流口水。”
“你准备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是不是要把我带到富豪酒店?”
“富豪酒店是我们的基地,当然是把你带那里去呀!小妹妹,听说你当初上班的时候,来得很急,刚刚上班就要求去接客,难道你就是为了给你那瘫痪的老爸治疗?”
“如果不是想要帮爸爸治疗,打死我也不会去做这种事情的。”
“啧啧啧……真没有想到,还是个孝女……”
聂涛已经知道了地址,有了行动的目标,他没有任何的耽搁,右手依旧堆住手机的通话口,听着电话另一头说话的声音,转首望向秦思羽:“赶快随我出去。”
“涛涛,我们……”
“我叫你赶快随我出去。”聂涛怒声吼道。
秦思羽听着聂涛的怒吼,身体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急急地拿起脱在一边的外套,就站了起来,聂涛二话不说,伸出左手,拽着她的身体就向外狂奔。
秦思羽相当的郁闷,她是真的很想跟聂涛发生关系,做梦都在想,如今连药都下了,却是依旧没有成功,而且她明明买的烈性药,可是对聂涛来说,似乎一点都不管用一般。
聂涛将秦思羽拉到了大厅中,直接松开了她的手:“我现在有急事,你赶快离开这里,出去的时候不要锁门。我现在去拿点东西,当我出来的时候,最好别让我看到你还在别墅中。”聂涛阴寒着声音说完这样的话,便急奔进了自己的房间。
聂涛进入到自己的房间,将藏好的枪支给取出藏在身上之后,拿起钱包就冲出了房间。
秦思羽此时已经走出了大厅,聂涛疾速的奔出大厅,急急地将门给关上,回过向来,秦思羽已然打开院落中的大门,人也走了出去,聂涛眼见如此,也狂奔了出去,关上大门,也不理会一脸茫然的秦思羽,以最快的速度向蓝海公寓的大处奔去。
奔到外面,聂涛用了三四分钟才找到一辆出租车,急急地钻进了车中。
“师傅,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富豪酒店,什么也不用说,只管按我的话去做,完事之后,我会直接给你两千块钱作为酬谢。”聂涛急急地说道。
“有钱好办事,只要不堵车,二十分钟便能赶到。”出租车司机说话声中,已经发动了车子,风驰电掣般向前疾速的飞奔而出。
聂涛依旧在听着手机另一头的声音,陈思雅似乎有意提醒聂涛:“难道组织的基地就在富豪酒店东侧的地下室中吗?这里连阳光都看不到一点,怎么住人呀?”陈思雅的声音轻轻地传来。
“这只不过是一个调教你们的地方。平时肯定不会住人。真正的基地其实是你最初上班时所看到的那两间房,那是我们常年租住的地方。而且只要你们乖乖的听话,平时都由莲姐安排,很难看到我们。你一去不复还,我们才出面的。”那名男人的声音说到这里,微微一顿,他的声音紧接着响起:“小美人儿,现在就让哥来好好调教你吧!乖乖的听话,哥不会打你的。”
听到那名男子这样的说法,聂涛的心变得更急,可是他却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干着急,而他的左手,已经紧紧地按在自己腰间的手枪上,如果那个男人敢把陈思雅怎么着,他一定会一枪崩了他。
第一百六十章情况危急(1)
第一百六十章情况危急
“啊?这……这么多人看着,多难为情呀!”陈思雅骇急的声音响了起来。
“嘿嘿嘿……”那个男人发出了一阵Yin&笑:“小妹妹,出来做,什么样的客人都会遇到。有的时候会几个女的伺候一个男人,有的时候会几个男的共用一个女的,这些样的客人你以后都会遇到。我们组织的宗旨就是为客人服务,他们想要什么样的服务,我们都要尽量的满足,现在这样的情况,就是一种调教,让你日后可以从容的应对几男一女的场面。”
“这……这样的事也有?”陈思雅惊悚无比地问道。
“你刚出来做,当然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我们组织的生意做得很大,除了在这酒店网络生意之外,外面还有很多的熟客,他们都很乐意要我们的小姐,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呀?”
很显然,陈思雅现在就是在跟对方拖时间,聂涛眼见陈思雅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做到这一步,他迫急无比的心也就稍微的放松了一些。
“因为我们小姐的服务是最好的,不管客人有什么样的需求,我们的小姐都会尽量去满足。什么制服诱惑,什么NP,什么性&虐等等,只要客人想到得我们就能做到。小妹妹,等你入行长一点时间之后,我们还会对你们进行更深一步的调教,所有你们有可能涉足的,我们都会进行系统的调教了,各种各样的种类,多得不得了,以后你都会学到的,而且也会经历到,变&态的客人还是很多的。”
“那……那不会死人吗?”
“怎么会死人呢?客人寻求的就是刺激,而且我们是一个组织,你们出去接的活,我们都有明细的记录,客人再变&态,也不可能玩出人命的。而且这种虐待的游戏价位极高,做一次就够你休息很长时间,我们也会给你一定时间的恢复期,这就是我们组织人性化的地方。”
“要是遇到一个超级变&态,那我们所受到的折磨,岂不是会很惨?”
“这个没办法啦!为了钱,再大的折磨我们也得忍受,而且你们所受到的折磨越凶,我们的收费也就越高,你所赚取的佣金也会越高,接一单这样的生意,你所分得的佣金至少也能达到数万之多。小美人儿,别说这些没用的东西了,反正以后我们都会慢慢的调教你。现在还是让我们来调教你几男一女的场面吧!”
“等等,我……我好几天没洗澡了,让我先洗个澡再说吧!”陈思雅急急地说道。
“洗什么澡呀?哥实在有些等不及了。”
“别忘了,你们是在医院把我抓到的,医院什么样的病人都有,要是不让我洗澡的话,难道你们想要受到病毒的感染吗?”
陈思雅的话音落地,电话的另一头立马就沉默了下来,很显然,那些家伙已经被陈思雅的言语给唬住了。
“小美人儿想得还真是周到,你很有潜力成为我们组织的金牌小姐,再加上你这么漂亮,又这么的年轻,相信年收入百万绝不是什么问题,甚至有可能达到数百万,你现在就去洗澡,我们可不想被感染一身病。”
第一百六十章情况危急(2)
“年收入数百万?是不是真的呀?”陈思雅继续拖时间,用难以置信的口气说出了这样的话。
“当然是真的,这个我骗你做什么呢?我们现在可是以五星级酒店为依仗,所接待的客人都是很有钱的,我们小姐的质素绝不比天上人间的差,而我们实行的是阶梯价位,面对不同的客人,会收取不同的费用,有的客人我们的收入可能不如天上人间的出台费,可是有的客人却是会高出他们的数倍甚至是十余倍,而且不同的服务水平也是有着不同的收费标准,再加上我们对小姐的分红却也毫不吝惜,都是对半分帐。”
“这么说来,还真是很赚,不说多的,我只要做过四五年,便有可能成为千万富婆呀!”
“以你的质素,想要在四五年内赚千万,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你现在还小,以你的条件来说,估计做到四十多岁,都会客似云来,要是保养得好一点,甚至有可能做到五十岁,就以二十年为限,估计你就能赚上亿的钱。你所创造的价值,比很多企业的老总还要多呀!”
“我真的能做二十年吗?”
“这个当然了。别忘了,二十年后,你也只不过三十多岁,而且这一行,是一个永不没落的行业。”
“要是我一个人都能赚到上亿的钱,组织那么多姐妹,那我们组织所创造的财富,一个月岂不是都能上亿?”
聂涛眼见陈思雅能这般毫无形迹地拖着时间,他焦急的心中却也不得不佩服起她来,陈思雅真的很聪明,绝对是一个慧黠的美女。
“如果我们组织的女人都是你这般的质素,不仅可以创造一亿的财富,甚至有可能超过这个数值。很可惜,组织小姐的质素并不是都如你这般高。”
“我还真没有发现自己具有这么大的财富潜力。”
“你生活的圈子太小,自是不会发现这个行当的潜力。我在这一行已经干了很久,所以我才能给你这么专业的评价。小妹妹,现在所有的东西你都了解了,而且也已经知道你身体所隐藏的财富价值,你以后就好好的干吧!”
“我一定会为了一亿而奋斗的。”陈思雅信心满满地说道。
“有这样的目标就好。小妹妹,快去洗澡,哥几个都等不急了。对了,进去的时候,把你身上所有的通信设备都拿出来。”
……
那个男人的声音落地,电话的另一头
喜欢
68
失望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