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神游都市

来源:网络 点击:19 次 我要评论( )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她的对面便是刘丽,今天的她打扮的比以往都要艳丽,还总时不时的看着门口。
成司南也注意到了,他忍不住走过来,说,“刘小姐不用看了,林总有事会打电话过来,自从助理间建了三年,他从没走进来过一步。”
莫子言听了都忍不住低低的笑了起来,刘丽瞪着他,“胡说什么呢,谁看林总呢,我是在思考,在思考问题!”
成司南耸了耸肩,无奈的向外走。
然而没走到门口,就突然撞见,林安森的身影竟然出现在助理间,成司南也愣在了那,“林……林总……”
林安森看了他一眼,直接忽略掉他脸上那白痴的惊奇,然后淡定的走进来,扫视整个助理间,大家纷纷站了起来,莫子言也站了起来,低着头不去看他。
他笑笑,“大家继续工作吧,只是听说今天代理助理已经到了,我来祝贺大家,并给大家带来压力,记得,只能留下一个,用你们的实力向我证明,你们是最好的!”
小小的助理间因为他几句话更显得压力重重。
说完了,他却并不走,而是继续向里走来,转了一圈,竟然来到了刘丽的身边,刘丽心花怒放,脸上的笑容好像已经挣破的水壶,肆意的裂开。
她声音里难掩激动,“林总好……”
他向她点点头,“好好做。”
她用力的点头,“我很有信心。”
他只是笑着,眼睛却瞥向了这边。
莫子言的桌子简单整洁,一如她给人的感觉,她似乎只带了一部分的东西来,而其他人几乎将家当都拿了上来,似乎已经笃定自己一定会留下来。
他不禁微微皱了皱眉,又对刘丽笑笑,就离开了助理间。
刘丽的目光依依不舍的追随着林安森,许久,她才高傲的对成司南说,“以前是不会来,现在不一定了!”
意思因为她,或许会来?
众人大恶。
莫子言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男人真是个妖孽,只是对人一笑,便将魂魄都勾走了吗?
———萌妃分割线——
加更……
第118章 他所失去的
‘》
这一次的项目策划是要同策划部几个人合作,莫子言每天跑策划部,因为是代理助理,办事还有些难处,但好在她都能应付,刘丽现在与她平起平坐,也无法给她压工作,日子竟然比在公关部时还要轻松。
这一天,莫子言下班回家,便整理着报表,准备拿回去继续看,这时刘丽走了出来。*
“真用功啊,回家还要工作?”刘丽阴声阴气的说。
莫子言淡淡笑笑,“是啊,反正回家也没事。”
莫子言知道她又是来探听自己的进度,也不多说,电梯一直下去,走出了公司大厅,她仍旧在一路抱怨着现在的助理严筠,说她怎么怎么看不起人,好像高人一等。
她确实是高人一等,她已经是助理,他们只是代理的。
莫子言听着也不说话,这时,却见一辆车停在了两个人身边,刘丽掩不住兴奋,“林总的车……”
林安森果然在里面,他摇下了车窗,“两位小姐好。”
刘丽还没说话,他便看向了莫子言,“莫小姐,要不要一起共用晚餐,顺便讨论一下项目的进度。”
刘丽嫉妒的目光瞬间便射了过来,莫子言觉得他一定是故意的,他笑着看着莫子言,丝毫不看一眼刘丽。
莫子言说,“对不起,林总,项目刚过一半,估计还无法向林总报告,我稍后会做完,再去找林总报告。”*
林安森低头低沉的一笑,然后说,“好吧,本来是顺便带着晨晨去吃点心的,看见两位,所以就过来……”
听到晨晨的名字,莫子言的眼睛立即一闪,林安森满意的笑着,看着她,“要不……莫小姐再考虑考虑?”
莫子言略想了一下,便点头说,“好吧,那么打扰林总了。”
莫子言在刘丽杀人般的目光的注视下,迈进了他的车。
坐在前座,她才看见,晨晨就坐在后面,那一双眼睛漠然的看着她,似乎很是厌烦。
“爸爸,不是说要带我吃东西……怎么让外人也跟来。”他尚且稚嫩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厌恶,因那一句外人,莫子言心里沉甸甸的。
莫子言低着头,听着林安森微微一笑,说,“你吃你的,难道带了人还能抢了你的不成?”
晨晨瘪着眉,许是因为年纪还小,他眉毛有点浅黄|色,那一双眼睛充满灵气,滴溜溜的看着人,听了林安森的话,薄唇抿着,“可是有别人看着我吃东西,我会消化不良的,你看,她一直看我,一直看……”
莫子言赶紧转过头去,其实她想要说话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话到嘴边,看见他却说不出来。
林安森回头看着他,“林玮晨,你不要太过分了!”
因为这一句,晨晨总算知道了当爸的在动真格的,便撇了撇嘴,不再说话。
一路上莫子言都不敢再看他,她看着外面,心里也暗骂自己,怎么回事?难道还怕一个不到四岁的孩子吗?可是她就是怕,她可以对任何人摆出满不在乎,又坦然自若的眼神,对他,却仿佛失去了平衡的能力。
一路跟着林安森走进了甜品店,看的出晨晨很爱吃甜食,他看着店里各种甜食,眼神专注。
而林安森适时止住他,“记住,只许吃一点。”
晨晨埋怨的看着他,但还是听话的点了头。
跟着林安森坐到了一边的座位上,让晨晨一个人去挑甜品。
林安森带着宠溺的目光,看着晨晨,“就听我一个人的,可是我又不能天天看着他……”
这话总是带着点炫耀的成分。
莫子言心里承认,她其实是嫉妒的。
她说,“你不该这么宠着他,女孩富养,男孩穷养,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他挑了下眉,看着她,“听你的口气,真像个母亲啊……”
“我……”他揶揄的口气让她一瞬间有些尴尬,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却见他摇着咖啡杯,淡淡的说了句,“这些日子过的好吗?”
她自嘲的笑笑,“你的口气好像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啊……很好,谢谢林总关心……”
他笑了起来,“真是很久没听过你用这么尖利的口吻跟我说话了。”
她愣了愣,看着他,似乎很享受的望着她,那目光,仿佛是宝石般,吸引着人去注视,他说,“好了,以后有的是机会看,我们先来讨论一下项目的事吧。”
莫子言这才惊觉她刚刚一直看着他,看的忘了时间。
她低下头去,从包里翻出了资料。
他笑着说,“就知道你肯定会带着。”
他低沉的笑声中带着深意,她抿了抿嘴,觉得自己嘴唇有些干瘪。
幸好她开始说起了项目,低着仔细的对着资料报告着,一会儿,两个人便认真的讨论了起来,好像已经将方才的事忘记了一样。
他问,“这一个,我不是很清楚。”
她工作起来很专注,点头说,“哦,刚刚用了一些他们的术语,我再解释一遍。”她又说了起来,语速不急不缓,声音很柔和。
现在天气渐热,她穿了一个无袖上衣,v领很大,头发披散着,不时的掉落下来,她便伸手拢上去,她双臂贴在桌子上,低头说着资料,这让他注意到,她每动一下,那领子便颤抖着,将里面那带着蕾丝花边的白色胸-衣露了出来。
他带着浅笑,看着那美好的风景……
她的胸衣一直都是很漂亮的,他还记得,那时他就想过,她不注重外表,却很注重内在呢。
莫子言说,“最重要的就是这一点,策划部的李经理说,只要我们抓住这一点,这次策划案大多是能通过……”她抬起头来,却撞见了他带着深意的浅笑,一直透过了她的头发,探进了她的衣服……
她身上一麻,在他面前瞬间感觉自己就好像没穿衣服一样。
她整理了衣领,然后轻咳了声,“那个,林总,请看一下这里,我说的就说……”
她继续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低低的叙述着,他却突然伸出手来,抚摸她的发丝,她触电般看着他,却见他丝毫不以为意,只是带着深意的浅笑看着她。
他性感的薄唇动了动,似乎刚想说什么。
却突然听见啪的一声。
是晨晨,他摔倒在地上,趴在那里,甜品撒了一身。
莫子言连忙站了起来,林安森却更快了一步,已经走到了他身边,将他一把抱了起来,“怎么了?”
晨晨伸出手来,甜品盘子隔进了手里,血正簌簌的向外流着。
莫子言吓的捂住了嘴。
林安森说,“带他去医院……”说着就抱着孩子向外走去,莫子言临走前想起了什么,先向店里要了药箱。
上了林安森的车,林安森快速的发动了起来,莫子言特意坐到了后面,拉起晨晨的小手,“别怕,先来消毒。”
但是晨晨很坚强,他一滴眼泪都没有掉。
莫子言给他用敬酒擦着手,他连动都没有动。
莫子言给他处理好了,笑着说,“晨晨真乖。”她想要摸他是头,他却一脸厌恶的撇开了头。
林安森从后视镜里看见了,对晨晨说,“晨晨,爸爸跟你说过什么?”
晨晨却理也不理,只是别过了脸去不说话。
莫子言的手就停在那里,看着晨晨的侧脸,愣了愣,心里感觉到冰凉的的一片……
手上的棉球上还有他的血……
莫子言想到了什么,眼中闪烁着,将棉球小心的放进了药箱里……
*
到了医院,虽然是只是小伤,林安森还是带他直接上了楼,送进了副院长陈医生的办公室。
莫子言被挡在外面,据说陈医生的办公室是不许外人进去的。
莫子言只好坐在走廊的长廊上的等着,消毒药水充斥着她的嗅觉,她最讨厌的味道……
她最反感的医院……
想起刚刚晨晨对她的厌恶,更觉得冰凉的感觉,从内置外……
这时林安森走了出来,看见莫子言坐在那里捂着脸不动,他顿了一下,走过去,靠在一边,说,“别在意,其实,晨晨不想听到那样的话……”
莫子言抬起头来。
他淡淡的说,“真乖……痛了都不会哭,真勇敢……”
他笑了笑,满含自嘲的口吻,“他没有痛觉。”
莫子言愣在那里,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他说,“只是没有痛觉而已,与生俱来的。”
莫子言明白了,她说,“很严重吗?”
林安森说,“试过很多办法了,没有治愈的可能,好在他已经适应,只要小心一点,并不能说严重。”
莫子言却仍旧觉得沉痛,没有痛觉,那么唯一的危险就是……如果他流血,直到他血干而忘,他自己也不会知道。
————萌妃分割线——
还有更新
我希望能上午更完……
我希望还能加更……
第119章 做亲子鉴定 
‘》
送晨晨回去的路上,他一直没有说话,莫子言透过后视镜看着他,他还那么小,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怪病呢?
之后林安森提出送她回家,莫子言连忙拒绝了,“不用了林总,还是照看孩子吧,我自己可以回去。”然后就拿着包快步的离开了,林安森看着她的背影,无奈的笑了笑,没有跟上去,因为确实要回去看看晨晨。*
莫子言其实也是有目的的,离开了林安森的家,她小心的将染着孩子血迹的拿出来,眯起眼睛,她咬了咬唇,向亲子鉴定中心走去。
在鉴定中心,她拿出染血的棉球,问是不是能做出来。
对方说,“这个要做一做试的,不是正常采集的,结果一定会受影响。”
莫子言仍旧掏了钱做了,两个星期后,才能拿到结果。
出了鉴定中心,她舒了口气,不管怎么样,两个星期后,希望能有一个结果。
*
莫子言继续做着项目申报投标的准备,工作越来越紧密,其他代理助理也各自忙碌着,助理间表面平静,其实暗潮汹涌,大家用尽方法完成任务,还要力求完成的最好。
莫子言的项目即将开始投标,因为是政府下来的项目,众多公司争先恐后的争夺,竞争十分激烈。
林安森亲自主持投标,投标策划书已经准备全面,莫子言作为助理,持策划书做最后检查。`
当天莫子言加班到了八点钟,助理间气氛紧张,几个代理助理竟然都在加班。
刘丽去泡了杯咖啡,然后走到了莫子言身边,碰了碰莫子言的肩膀,“做的怎么样了?”
莫子言笑笑,“马上好了。”
刘丽想了一下,说,“说实话……你跟林总,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莫子言早知道她会问,隔了几天才问,反而让她觉得惊奇。
莫子言边滑着鼠标,边说,“关系?上司下属的关系。”
刘丽却一脸不相信,挑了下眉,说,“是么……那林总对你们的项目还真是上心啊,我们的可没见他亲自过问过。”
莫子言仍旧笑,“是啊,跟政府合作,自然要上心。”说完,她便保存好,关上了电脑,对她笑笑,“先走了。”
然后就率先离开了。
刘丽在后面瞪着她,愤恨的咬牙切齿。
第二天,投标大会即将开始,莫子言以助理身份跟在林安森身边,几个工作人员跟随着,坐在他们的位置上,等待大会开始。
几个公司分别上去介绍,那边作为巨石代表的策划部经理也在做最后的对稿。
然而他看着看着,突然过来问莫子言,“莫小姐,这里缺了至少七八页,怎么回事?”
莫子言一愣,将策划书拿过来,策划书她看了不下七八次了,对立面内容自然了如指掌,她鳖着眉,“是缺了。”
经理立即要大发雷霆,“怎么会缺了?一会儿要上交策划书,就交这个?”
莫子言看着他,“公司还有副本,我回去拿吧。”
林安森在那边看了下时间,“回去开车也要四十分钟,那时或许已经结束了。”
那边经理捶胸顿足,“忙活了几个月了……就这一哆嗦……”他看着莫子言,“莫小姐,策划书一直是你保管的,你怎么能这么疏忽,缺了这么多都不知道?”
莫子言回想着,昨天还做了最后检查,今早急忙的过来,就没检查,可是怎么会一夜之间,就缺了这么多页?
这时林安森拿过了策划书,“行了,有争辩的时间,还是设法补救,缺了什么,我们现在来做。”
经理在那边目瞪口呆,只见林安森已经自己拿气了策划书,然后指示莫子言打开电脑,她以面无表情好不紊乱的打开小小的笔记本电脑,按照他的指示一项一项的查着。
林安森是做策划的高手,当初巨石建立初期,什么策划不是他亲自出马,震惊业界的ATYA方案就是他亲自着手。他深锁秀眉,在策划书上点着,莫子言马上就能明白他要的是什么,然后在那里快速的写着,经理在那看着,直抹冷汗,前面马上就要轮到他们了,这两个人却还在写着,看样子丝毫也不慌张。
他们的默契配合更是让人惊奇,林安森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莫子言瞬间便能明白他所想,给他所要,两个人的配合着实节省了不少的时间。
两个人快速的完成了最后几项,好在模板还在,直接套进模板,然后用他们为了以防万一携带来的便捷打印机打印出来,装订进策划案中。
装订完毕,上面已经在叫,12号,巨石集团。
经理抖着手接过了策划书,走了上去。
莫子言看着他,终于松了口气。
方才说不害怕是假的,一个案子动辄上亿,若是因为这样怪异的事件失之交臂,那么前期投入的百万资金倒不是什么,众多员工辛苦工作一个多月,就这样打了白白浪费了。这怎能不让她害怕?
她舒了口气,坐在那里看着,策划部经理已经是一个年仅四十的中年男子,他经验丰富,虽然刚刚经过震荡有些紧张,好在很快就调节了回来,站在那里充满自信的介绍着。
投标大会很快结束,向外走时经理还抹着汗水说,“亏得林总在……”
林安森回头不客气的说,“身为策划部经理,你该早些抗的住大体才是。”
经理连忙点头,嘴里说着,“是是是,是我太紧张……”
看着林安森进了车里,经理才对莫子言说,“幸亏来的是你,他们说的没错,你很有能力。”他竖着大拇指,“如果是别的小姑娘,早就吓的不知所措了,你很好,这次项目如果成功,你功不可没,一定能升任助理的。”
莫子言淡淡笑笑,“乘您吉言了。”
虽然招标只进行了一个上午,她却觉得无比的累,下午公司给了半天的假,她坐车回到家,光滑的电梯壁映着她越发窄小的脸颊。
来到门口,她拿出钥匙,刚插进钥匙孔里,身体便突然被身后的人扳了过去,她一愣,之间顾泯宇一把将她推在了墙上,然后用胸膛将她禁锢在墙上,手撑在一边,看着她。
她的心猛然的一跳,真是吓了一跳,然而看着他,仍旧是带着鸭嘴帽,身上穿着一身运动衣,年近三十的人,看起来却好像个十七八岁的孩子一样。
她舒了口气,“你……你干嘛,放开我……”
他咬着唇,“不放……”
她推他,“你干什么,再这样我真生气了。”
他却贴的更近了,“我就喜欢看你生气,生吧!”
顾泯宇要是发挥了他无理取闹的本领,真是能让人无语。
她侧过头去,“你让不让开?”
他装作没听到,直接仰头看向别处。
莫子言见了,直接一脚踢到了他的小腿上,他一声嚎叫,终于放开了。
莫子言看也没看他,直接走过去打开了门,走进去。
他自然也跟了进来,埋怨的看着她,“没见过你这么狠心的女人,怎么能下这么狠的手。”
她回头环胸看着他,不说话,对付他,她倒是很擅长。
看着他现在这个样子,倒好像时光倒流,回到了从前,他也总是会突然袭击,对他怎样找到了她家,她也懒得去问,他们这种人,要查点什么,也是很容易的。
她说,“要喝什么?”
他毫不客气,“咖啡,要曼特宁,新产的,不加糖,不加奶精。”
莫子言听着,翻了个白眼,“你当这里是咖啡屋啊,我这里只有白开水。”
他笑着凑了过来,“没关系,我那里有,去我那里……”
她皱眉,后退了两步,“顾泯宇……”
他却拉住了她的手指,“好久没听到你这样的声音了……以前,为了听到这样的声音,总爱惹你生气,你不知道,你生气的时候叫我的名字,总有种无奈,有种无语,有种宠溺的感觉……”
莫子言真无语了,她甩开了他的手,“行了吧你……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现在……已经不是从前的莫子言……”
他却靠过来,“没关系,只要我还是从前的顾泯宇,那就可以了!”
她转过头看着他,对他,真的相当的无奈。
他上去抓着她就要往外走,“走吧,看看你这里,根本不像人住的,我怎么能容忍你住在这里……”
她说,“我没你大牌,我这里很好,你放开我,干什么……你耍打牌啊……”
他回头充满魅惑的一笑,“大牌就是用来耍的!”
可是这时莫子言的手机响了起来,她回头看着,手机就放在桌子上,她推开了顾泯宇,赶紧过去拿起手机。
打来的是策划部的经理,“出事了,连氏这次投标所有数据,竟然跟巨石都是一样的……”
莫子言一愣……
——萌妃分割线——
今天亲们表等了,就算加更,也会是晚上了,大家明天看昂……
第120章 你竟敢瞒我
‘》
莫子言马上就要回公司,顾泯宇不放她。
莫子言看着他,“你放手行不行,我还有工作。”
他瘪眉,“你一定要在林安森的公司工作吗?”
莫子言烦恼的说,“这是我的工作,跟是谁的公司没有关系!”*
顾泯宇咬着牙,“对我来说,有关系!”
她不客气的说,“我跟你也没关系。”说完,推开了他的手,便离开了。
顾泯宇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叹息,她干什么都是这么狠,真是个狠心的家伙。
莫子言其实并不想这么对他的,她对他总是有愧疚的,看到他便觉得,他是这么的无辜,可是当年却因为她,承受着压力和流言。
然而拖沓对他没有好处,她的无情,才是对他的有情。
她打车到了公司,被告知要去第三会议室。
一进会议室,就见参与这次策划的员工都已经到了,她一进来,十几双眼睛都看着她,林安森坐在长桌里面,抬起头看着她,她对他颔首,然后坐了下来。
有人将资料递给她,莫子言简单的翻着,果然发现,连氏的标书,上面所有的数据,果然与巨石的是一模一样的,但是连氏所有回扣还想对巨石少了那么一点,凡是人都看的出来,是有人透露了巨石的数据出去。
莫子言舒了口气,抬起头来,却见上午还对她满脸赞许的策划部经理,怒目相对,“莫小姐,你看过了,有什么感想。”*
莫子言老实的说,“应该是有人透露了商业机密给连氏吧。”
经理冷哼,“就是这样?那么你说,知道数据的人都在这里,你觉得,谁最有可能?”
莫子言环顾一周,所有人,都是巨石的老员工,最短的,也已经在巨石做了三年,只有莫子言,刚刚来巨石几个月。
经理见她低头不说话,脸上笑容更加冷淡,“莫小姐,看你的资料,你之前,在连氏集团做的很好吧?”
莫子言正言道,“经理,没错,我之前是在连氏工作,但是我是有良心的,在连氏,我是连氏的员工,我为连氏办事,拿连氏的薪水,尽心尽力,来到巨石,我就是巨石的员工,为巨石办事,拿巨石的薪水,更会尽职尽责,怎么能因为我曾经是连氏的员工,就对我有怀疑?”
经理哧笑,摊手看着四周的人,“我不该怎么回答,但是你们自有判断。”
“你……”莫子言知道,她现在说什么都是没用的。她顿了顿,叹了口气,说,“好吧,既然你们这样说,我也无话可说。”
经理笑着,说出的话却带着刺“只是一句无话可说,就可以让我们白白工作这么久,损失几百万?莫小姐?”
莫子言抬起头看着他,眼中却是异常的冷静,“我觉得此事既然发生,不能说只有我一个人有嫌疑,我想以我的能力,不会做这么明显的策划书,来让我自己陷入这种被人怀疑的境地,如果各位要查,就请公平的查,在座的每一个,都是嫌疑人,我们一个一个的查!”
经理冷下脸来,“你是什么意思……每个人都有嫌疑?我也有嫌疑吗?我是跟着林总从一开始就出来打江山的,巨石就是我所有的事业,你这简直是对我的侮辱!”
莫子言刚想反驳,一直不做声在那里听着的林安森,却突然开口,“好了。”
大家都安静下来,看向林安森。
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他的意思,他不冷不热的说,“这件事就暂时先这样,项目已经被连氏拿去,说什么都晚了,收拾一下,不要影响下一个项目。”
说完,他便要散会。
经理还想说什么,看见他冰冷的眼神,也只好作罢。
大家陆续走出办公室,莫子言抿着嘴,跟在最后面。
然而林安森却叫住了她,“莫小姐,请等一下!”
莫子言回过头,他走过来,在两步远的距离看着她。
她自觉问心无愧,抬起头来,毫不畏缩。
他声音听起来漫不经心,“这件事,跟你应该没关系吧?”
莫子言说,“我如果说不是我,你会相信吗?”
他眼睛微眯着,看着她,半晌,他摆了摆手,让她出去。
她并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只是看着他不说话,心里却还是一沉。
她觉得他应该是相信她的,他知道她是因为什么留下来的,她从没为自己……然而她忘了,他并不是一个普通人,如果因为感情的缘故,因为自己的私人感情,便轻易相信一个人,那么他的公司也不会这么快便能做到这么大了,终究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人……
她叹了口气,回到了助理间,却见助理间的几个人,也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她。
尤其是刘丽,幸灾乐祸的望着她,还故意表现出惋惜。
莫子言知道,她的任务搞砸了,还被怀疑是因为她的缘故,她再也没有机会与他们竞争。
而刘丽的任务如火如荼,据说进行的很好,马上就要签约……
莫子言低下头,整理着这次失败的策划,标书上那些数据,让她心里更加烦躁,干脆推到了一边去。
几天下来,莫子言再没有工作,看着其他人都在忙碌着各自的工作,似乎已经都在收尾,她想,这次竞聘的结果或许马上要出来了。
而她已经绝无可能。
而这时,亲子鉴定的结果,也已经要出来了。
莫子言想,好吧,如果得到了确切的结果,不论是怎样的结果,她都该离开巨石了。
然而她却没想到,亲子鉴定中心,竟然将电话打到了林安森那里。
林安森在听说这件事后,正在开会,他直接从会议室走了出去,将会议推到了一边。
电话里亲子鉴定中心的主管说,“对不起林先生,这次是我们的疏忽,本来亲自坚定是要有父母任意一方的身份证,以及孩子的户口证明,但是这一次是透过熟人关系,林先生放心,那名犯错误的员工已经受到惩罚,幸好我及时看到是林先生的儿子,所以赶紧通知了您,您说……这个鉴定结果……”
林安森忍住了气愤,说,“把鉴定结果送到我这里吧。”
放下了电话,他方露出冷笑,这时正看见助理间,莫子言因为没有工作,彻底沦为大家的咖啡小妹,任何一个人都可以以工作太忙要她这个闲人帮忙为借口,请她去泡咖啡,而她,竟然出人意料的没有反抗,简直成了任劳任怨的典范。
她走过来,对他礼貌的点头,他却说,“莫子言……”
她一愣,抬起头来看着他,在公司,他不会直接叫她名字的。
他现在其实气愤的想要扼住她的手臂问她,为什么,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偷偷的给孩子做亲子鉴定……但是他最终还是忍耐了下来,对她挑眉,说,“下班我找你有事。”
她有些诧异,“什么事……不能现在说?”
他说,“因为是只能下班才能说的事。”说完,他丢下一句,“等我电话。”就离开了。
下班后,林安森直接打电话给她,让她去他家。
他拿起桌子上的亲子鉴定书,看着上面的借口,嘲讽的冷笑一声,然后直接将借口塞进了碎纸机里。
一会儿,门铃响了起来,莫子言到了。
她进了门来,仍旧不知道,他到底要她来干嘛。
她说,“林总要我来这里有什么要交代?”
他咬着牙,直接两步走过来,终于做了在公司就想做的事。
她被他抓的胳膊生疼,不解的看着他那愤怒的脸,“你……你干什么,怎么了?”
他咬着牙,“你将我和晨晨当做了什么?在我面前演戏也就算了,在晨晨面前,也在演戏吗?”
她一愣,更不明白了。
他看着她那一脸无辜,冷声说,“你偷偷去做了亲子鉴定?”
莫子言一震,他终究还是知道了……其实今天就要出结果,她正准备见过他后,直接去鉴定中心。
她低下了头,不说话。
他哼了一声,甩开了她,“是那次晨晨流血,你趁机留下了血迹是吗?”
她默默点头。
他自嘲的笑着,转过头去,“所以接近我们,接近晨晨,都在等待机会,得到东西,去做鉴定吗?你可知你没有这个权利,至少,在隐瞒着我,隐瞒着晨晨的情况下,你怎么可以私自的去做?”
莫子言低声说,“对不起……”她知道这样做实在不算光明正大,但是……
“但是你这样隐瞒着我,不告诉我真相,对我就公平吗?到底……他是谁的孩子,到底是不是我的孩子……”
他咬着唇,看着她,“是你的孩子又如何?你要带走她吗?不是你的孩子又如何?你就要彻底离开这里,从此毫无眷恋,再也不回来了吗?”
“我……”
———萌妃分割线——
加更……
抱歉明天不能加更了……我太累了太累了……
第121章 竞聘出结果
‘》
莫子言不知该如何回答,他冷笑,“这就是对他没有感情的结果,如果那张鉴定结果对你那么重要,重要到,高过你心里的情感……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他不是你的孩子,你可以走了,滚出我的家,滚出巨石,滚回你的连氏!”*
莫子言定在那里,看着他暴怒的脸,听着他伤人的话……
许久,她嘴角动了动,刚想说话,却听一个稚嫩的声音在门里叫,“爸爸……你为什么喊那么大的声音……”
两个争吵的人转过头去,见晨晨扬起头来,正疑惑的看着林安森。
莫子言想动,她内心里,也想过去安慰晨晨,对他说,晨晨不要怕……
可是林安森先她一步,他看了眼莫子言,然后两步走过去,蹲下来,对晨晨说,“听话,晨晨,爸爸在处理一些大人的事情,你先进去,等一下保姆就会来了。”
晨晨一脸鄙夷的看着林安森,皱起眉来的样子,跟林安森十分相像。
“爸爸,家里有小朋友,你应该注意一下的,大吵大闹对像我这样的小朋友有很大的影响的!”
他瞥了眼莫子言,就挥挥手,很大气的进去了。
莫子言轻笑着,晨晨真是个人小鬼大的孩子,他那么可爱……
林安森看着他上楼去,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才转过头来,一双慈目再次冷了下来,盯着莫子言。`
莫子言低着头,问他,“所以,你根本也不相信我……是吗?”
他冷哧出声,打量了她一圈,反而说,“回去听结果吧,这几天就会有竞聘结果。”
然后转过头,双手插进口袋里,看向了窗外,莫子言点点头,拿起包来,离开了这里。
*
莫子言慢慢的在路上想了许久,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吧,她真的要离开巨石了……
可是每次见到那个孩子,她总是想要再留下来,因为留下来,才有可能再见到他,才有可能接近他,或许她的方法不对,她总是想要追求一个结果的心理不对,可是……她接近他,不止是因为那个结果而已,她只是想要接近他而已,而且,她也总以为,那就是母性,虽然在她身上谈母性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但是现在她唯有听天由命吗?那种感觉真让人无力,也罢也罢,听天由命,至少她不用再想,什么都不用做,听结果就好。
助理间过了忙碌期,大家的任务都已经有了结果,刘丽的完成的非常好,其他人虽然差强人意,但总归也是完成了。只有莫子言的,失败而归,还挂上了那样不太好听的名字。
大家私底下都传,刘丽一定是佼佼者,顺利留下来了,这下刘丽要心满意足了,可以每天在顶楼工作,每天见到林安森。
而刘丽也越发高傲起来,她对莫子言笑着,娇声娇气的说,“对不起哦,我现在有点忙,能不能麻烦你帮我拿杯咖啡?”
莫子言不动,她说,“哎呦别这么小气吗,你看大家都是巨石员工,要为巨石服务的啊,现在我们在争分夺秒,你在那里反正也闲着无事,为我们服务,也就是间接为公司服务了吗……”
莫子言起身,不是因为她妥协,是她真的很反感刘丽一遍一遍的说,那不如就去到杯咖啡,她不会怎样,刘丽也会闭嘴,耳根清静。
她不知道,她一走出去,大家便都用嘲讽的目光看着她,她现在是办公室里的笑话。
刘丽说,“我刚刚看到公司主管在开会了,估计,竞聘结果要出来了。”
别人都笑着,“要是你当上了,可要请客。”
“那是,一定一定啊!”
*
会议室里,林安森看着众位主管,“这么来看,大家都愿意投刘丽一票?”
下面有人说,“那是一定的,刘丽这次任务
喜欢
70
失望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