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宝卷

来源:网络 点击:73 次 我要评论( )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唯唯吓了一跳,这上面写的这些,和父亲被威胁的方式,都差不多,难道,父亲最后的结局……也是这样吗?
  她突然很害怕,盯着报纸看了半天。
  其实不是故意将车里放一份报纸,董伟川看完报纸习惯扔到顾暖的后备箱,她听董伟川念到这块的时候,留意了下,还看了下,就收起来了,看的时候就想到了日后的林铮。
  高利贷的套路,都是差不多,只是林铮这边不是一家高利贷在玩他,是几家联合。
  “顾暖,你是故意给我看这张报纸的吧?就是你做的吧?你就承认了吧!你这个坏女人!坏女人!!”林唯唯吓哭了,这一天下来哭了好几场,因为父亲也哭了,母亲也哭了,她突然无助而害怕,怕自己以后无依无靠,她上前抓住顾暖的衣服,用力的摇晃顾暖的身体。
  顾暖盯着林唯唯的眼睛,目光是不耐烦,相较于林唯唯的恶狠狠目光,顾暖的目光中还存在着一分同情,她无法估计林唯唯的结局是什么。所以,哪怕被眼前这个人害的坠入电梯过,哪怕身下的血流到凝固过。在十分的讨厌中,存在一分同情。
  “你要做的不是在这跟我吵闹!是去解决问题!”顾暖对她喊。
  是,她是故意给她看这张报纸的,她希望林唯唯看到这个人的下场例子后,能感到危险,能感到恐惧,继而去劝他父亲按照高利贷方说的那么去做!
  顾暖那辆车的车门打开,下来的女孩很年轻,林唯唯并不认识,却被这女孩扬手打了一巴掌,反手又在林唯唯另一边脸上打了一巴掌。
  “滚得远远的,快点滚。”
  ……
  “保安——把她拉出去——这人就是个疯子——”……
  “再闹,就报警——”
  ……
  “姐,她会告诉她爸的,别担心了。”
  “告诉了,也不一定能这么快成,林铮能轻易让几十年的心血毁于一旦么……”
  “不毁于一旦他能怎么做?逃跑?能解决什么问题……”
  顾暖担心的,哪是这件事?不是。
  见不到左琛,在没有正式被公诉之前,秦安森要进入那房子里。
  晚上,秦安森打给顾暖,他失败了,这是佟亚楠被派去看守房子的第一天,他在电话中忍着自我鄙视,对佟亚楠说着恋爱中男女该说的思念之话,佟亚楠难为情,说在案发现场值班,今晚是她。让秦安森在天黑后可以去,白天怕被同事看到。
  秦安森去了,心想这是一个进入房子的机会,佟亚楠住在另一间房子里,跟佟亚楠一起看着房子的,还有另一个男警察,是佟亚楠的师弟。师弟知道佟师姐的男朋友要来,便在巷子里找了个热汤面店吃东西去了,目的是给师姐倒出时间约会,师弟本来要留下看守,让师姐和男朋友出去溜达。秦安森听此,拒绝了,说就在这里说会儿话吧,说完给你打电话,你再回来。
  师弟含笑点头,说那行,他先撤了,偷个懒儿。
  年轻男女都在恋爱中,小师弟也知道师姐这个老处-女渴望爱情,渴望男人,哪次别人结婚,他这活宝师姐不都是喝醉了大喊大叫说我要男人要男人啊!
  这天晚上,在楼下胡同的一个窄窄的空间,很黑,秦安森望着那个近在眼前的案发房子,拉了佟亚楠的手,吻她的手指说着情话,说着说着,佟亚楠被感动的眼睛酸酸的。
  她以为,真的遇到了对的人,却不知,秦安森表达出的渴望,是因心底藏着另一个人,一个多日不见,分外挂虑的人。
  茫茫人海,他从19岁开始,正式面对,试了14年,可是这14年,无论走遍多少国家,遇到多少人,从哪里回眸去看,都没有心底那人的那双眼眸叫他心上一动。
  秦安森急于求成,却过不去心里这一关,他已经吻了佟亚楠,手已经开始在佟亚楠的身体上抚摸,佟亚楠恋爱过,但没被人这样对待过,身体麻木。
  才认识一个星期而已,她觉得局长介绍的,说是知根知底,比自己外面瞎谈的值得信任,她就觉得秦安森是好人,羞涩地说,“我……第一次……”
  第一次被男人这样抚摸,话没说完,秦安森忽然进行不下去,他的举动戛然而止,说了声‘对不起’,深呼吸,转身离开。
  佟亚楠望着秦安森离开的背影,目光含笑,她觉得他是个好男人,可是33岁的好男人,也需要女人的是吧?佟亚楠认为,秦安森是有生理需求,却又怕伤害她。
  顾暖听了,用手指按压着发烫的眼眶,跟秦安森说,“别逼自己。”
  安慰也仅能说到此,只有秦安森能有机会进去那间房子,可是顾暖感觉得到,秦安森多难过,让他碰一个女人,他当成这是犯罪。
  秦安森男女都可以,不反感女人,但他做不到在有左琛的世界里去碰女人。
  次日白天,顾暖等待着林铮那边的消息,林铮是要鱼死网破?还是真的舍了几十年心血?她头疼,疼的嗡嗡响,比前些日更严重,她去母亲房间找到了安眠药,不吃药睡觉,她要疼死了。
  晚上,秦安森跟陆展平在一起喝了点酒,照旧去找佟亚楠,小师弟不饿也出去吃面,秦安森先是倚着老旧的木板楼抽了一支烟,他身上有一点酒劲儿,他的余光在看那间要进去的房子。
  佟亚楠看着他侧脸,被他攥着一只手,都倚着木板楼站着。
  小胡同的夜很黑,秦安森抱着佟亚楠,吻她的脖颈,锁骨,肩头,剥开她的衣服,他的唇上是酒味和烟草味,佟亚楠说,这味道真好闻。
  秦安森在心里说,是很好闻,因为左琛有酒后安静吸一支烟的习惯,久而久之,他越是沉溺于和左琛有相同的习惯,越是无法从左琛眼眸上移开目光。
  在佟亚楠的脑海里,此刻蹦出一个词,‘***’。
  可是,只有她是干柴,烈火并不烈,秦安森用这样的黑夜掩藏他眼里温热的泪,他逼迫自己今晚一定要进入佟亚楠的身体,带着负罪感,带着对自己的唾弃。
  佟亚楠有些害怕做这种事,而且是在外面,她推秦安森,说不,秦安森充耳不闻,他还刺激她,‘女人说不要,就是想要的意思。’佟亚楠败给他了,27岁了,就算以后有什么偏离轨道的事,这处,也该破了,何况现在的感觉很对,人也很对,头脑一热,她原谅了自己的堕落。
  【求月票!!加更中,月票多多还有更】
  一石二鸟【四千字!继续加更求月票ing】
  佟亚楠的心里直打鼓,不知道手该往哪里放。黑暗永远是最合用的遮羞布,遮住了佟亚楠的堕落,遮住了秦安森的自责。
  秦安森昨晚停止的原因不光是愧疚,原因是……他面对佟亚楠,下半身没反应,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从19岁开始,到现在,一年比一年严重,面对女人,从起初并无异样,到现在这般地步。
  他清楚罪魁祸首是左琛,左琛的举手投足,对于秦安森来说,都是毒,毒的他如今碰女人毫无反应。
  “秦安森……你会跟我结婚吧?不负责,小心我开枪毙了你。”
  佟亚楠这样说骘。
  秦安森笑,只有声音,谁知道他的笑容是多悲?
  他说,我娶你,我一定娶你。
  佟亚楠很开心,今晚,是父母和朋友都不曾给她带来的那种开心昴。
  她是很男孩性格的女生,27岁了,在一部分人面前矜持,在一部分人面前勇敢,在工作单位里要强,不服输给那些男人们,在秦安森面前,她觉得自己脸红极了的说了一句,“你是第二个脱掉我身上警服的人。”
  她在身体给了秦安森那一刻,就堕落进了秦安森的人生,虽然有一丝丝的疼,可是并不明显。
  她不知道,秦安森面对她,根本没有感觉,他吃药了,第一次吃这种药,他表现的很欢愉,这是最残忍的欺骗,欺骗自己,欺骗他人。
  谁家晾晒衣服的竹竿被秦安森碰倒了,衣服掉在地上,有人家窗子打开的声音,秦安森用衣服遮盖佟亚楠的身体,带她上楼,踩着咯吱咯吱响的木质楼梯,进入了简陋却干净的房间,这是佟亚楠这两天住的地方。
  简单的木板床,还有屋顶嗡嗡转着的破旧三叶风扇。
  如果不是这样,每次他来这里,会是被佟亚楠目送着离开,他没有机会进入房子里。
  没有人知道他自私了,在决定同意参与陆展平这个计谋,并要当这个计谋中男主角的时候,他是抱着另一个目的的,他想让左琛不再看他的眼神充满厌恶,所以偶尔他会冒出想找一个女人过日子的想法。
  这样,左琛的风浪他仍可以以朋友的身份去遮挡,他不是向期盼他结婚生子的父亲妥协,不是向自己妥协,他是向左琛妥协。
  他想娶佟亚楠,慢慢试着去爱妻子,可是,在计谋开始,他正式进入这个角色时,他发现他除了吃药,无法给佟亚楠一个丈夫能给的,可他还是没良心的这样做了。
  如果追根究底去问,左琛为何在他心中深种?原因大概是,年少时的心异常柔软,左琛轻易攻进他的心中,他挽留,那人却不打算停留。
  佟亚楠很累,她陪伴他一直到药劲儿没有了那一刻,他给她倒了一杯水,放了些安眠药粉末,她能睡一会儿……
  他给小师弟打电话,说一个小时之内别回来,小师弟说师姐呢?秦安森顿了顿,说,在洗澡。
  小师弟瞬间懂了……
  在这个黑夜,他刚做了那种事,却更加寂寞。
  秦安森不知道自己身为一个大男人,为何哭的如此伤心,他觉得心底有个伤口,越来越深。
  时光像一双手,牵着少年时的他和左琛一起走,到如今,那双手将左琛交给了一个爱他的女人,将他扔在原地,没人能回头看到他的煎熬,那是一道悲伤的风景。
  他进入了那间房子,事先了解了要什么状态进去,他不能留下任何自己的痕迹,衣服的纤维都不可以,他盲目的找着一切有用的东西。
  顾暖是夜里赶去跟秦安森见面的。
  秦安森从那里带回来了一样东西,一个小小的电话薄,上面记载着数十个电话号码,这对于顾暖来说很有用。一直不知道死者的亲人朋友家属在哪里,也许,这些电话里可以联系到。
  顾暖问他在哪找到的,有没有注意安全,秦安森说没事,他打开了房间床底下的行李箱,在行李箱的一个隔层里找到的这个小本子。
  这个小本子顾暖带回了家,第二天,她在话吧挨个拨打电话,有的已经关机,有的空号,都是中国境内的号码。
  她皱眉,正觉得无望时,手指捋着一个个号码看,忽然觉得一个名字眼熟:李我。
  挺奇怪的一个中文名字,夹杂在这些中文名字中间,她刚才只是拨打的号码,到后面,没太注意名字,也不记得是不是拨打过这个号码,就再拨打了一次。
  通了,无人接听……
  毫无所获,唯一的一个,还是无人接听。
  左琛现在的律师是乔东城在北京请的,挺保险,律师当天赶到海城,就去了公安局,又跑了两趟检察院,将这件案子熟悉了一遍。
  顾暖说,左琛不会杀人,乔东城盯着顾暖的眼睛,也附和了一句,“他不会杀人,所以你要费脑子了,左琛出来,你这个律师名气也就出来了。”
  那律师带着金丝边眼镜,三十多岁,话少,话最多的时候,是跟大家探讨案子。
  吃饭的时候,是订的餐,送到了楼上来。
  每个人都那么忙碌,没有闲暇时间去酒店里一边聊天一边吃东西。
  在整理律师那一大堆东西时,顾暖看到一张纸,上面有两个熟悉的字:黎我。
  黎我……李我……
  嗯?这么奇怪的名字会有两个人同时叫么?且还认识?李和黎,只差一点谐音,而那个名字中生僻的‘我’字,一样的。
  “这个黎我是谁?”顾暖手指尖指着,抬头问律师。
  “黎我,死者的中文名字,听小胡同的那些卖春女说,是死者自己取着玩的……”律师说。
  顾暖皱眉,黎我……黎我……
  那么那个李我是谁?
  她当着律师的面,再次拨打那个手机,用路边随便买的一张电话卡,通了,但无人接听。
  她没有一直拨打,如果那个手机在什么人的手里,或者本人,不想接,那打多少次也没用,如果那人会接,早已经看到数个未接来电给她打过来了。
  陆展平和秦安森不插嘴,只听律师和顾暖在合计这件事的蹊跷。黎我和李我的关系。
  律师抬眼对顾暖说,“见到我当事人后,他说他见死者是个阴差阳错的误会,找错了人。但他一定没有说实话。”
  见顾暖诧异,律师又补充,“当然,这话只是我们中间可以说。以我当事人的谨慎,如果是找错了人,不会是卖春女们口中说的那种愤怒表情,对于这样的阴差阳错,他当时会有所防范。他也许是被陷害,但我想说的是……他进去那个房间后,和卖春女的谈话内容,他完全保留了,没有对任何人说出真相。”
  陆展平捏着眉心,“他从不开玩笑,何况是自己的命。他选择不说,十几天仍是选择不说,一定有他不能说的理由,他懂得权衡事情利弊,就当成他口中所说的经过处理吧。”
  而现在,顾暖心里生疑的是,左琛到底欺瞒了什么?女人天生的一点敏感小心思很累人的,她无法保持心里没有猜疑一片澄净,但也不会无理取闹不知轻重。
  乔东城一直旁观,顾暖担保他不是敌人,陆展平和秦安森无异议,离开的时候,乔东城跟顾暖直言,“左琛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敢说?难道真是死者遗书中说的那些话?”
  “……”顾暖不语。
  乔东城冷笑,“一个大男人,大学时搞大女同学的肚子很正常!顾暖,你别当他纯洁!血气方刚……他忍得住?他现在不亲口承认,这倒可能是因为你。你不了解男人,如果我乱搞过男女关系,我也会打死不承认,反正他心里有数,说与不说对案子无关紧要,还不如骗你。”
  顾暖不理会乔东城的话……
  手机响了,她接起,“嗯,你说……”
  “好,先这样。”她听完,挂断。
  乔东城没问她什么事,顾暖的**,再也与他无关。
  顾暖很欣慰,欣慰左琛的欣慰,他知道林铮完败了,一定很开心吧?
  一个拿他行贿证据威胁了他这么多年的人,终于即将走上一无所有的路,那是左琛期待的。
  林铮将名下18处房产做了抵押,抵押给了高利贷的人,就在刚刚,林铮在法国,将这18处房产写了条子,把房产拿到房管局,进行他项产权抵押登记。
  这是一个‘一石二鸟’之计,一方面可以控制林铮的财产,另一方面是限制林铮出手他名下房产筹措资金还钱。他如今现金没有,房产抵押给了高利贷,属于被架空了,他只是空壳人一个。
  高利贷方拿到抵押房产后,会把林铮的房产拿到银行抵押贷款,再把只有几厘利息的银行贷款反过来以高大八-九分的息钱,贷给林铮。
  只有这种方式,高利贷方才能得手。林铮的房产抵押给了高利贷方,高利贷放抵押到银行,林铮的欠债仍旧是在滚雪球,以比先前更快几倍的速度在滚。他还不上,最终的办法只能是把名下房产过户给高利贷方,那才是高利贷方想要的。
  顾暖似乎可以预见林铮的路是走向哪里的……
  暗中帮助在里面的左琛调查这件事,要保密,不要给敌人防范的机会,叫敌人有机会把那些潜藏的证据先她一步搜刮出来销毁。
  顾暖前往晚上的小胡同,除了那间被警方控制的房子,其他地方仍是欢乐的进行着买卖。据说被拉上警戒线的第三天,这些女人就去当地派出所闹过,问政府,是不是要养着她们?
  挺有意思的一些女人,很嚣张,不懂法,她们无知又可爱的记着一句,法不责众。
  秦安森的车在小胡同外停着,他不能进,怕遇上佟亚楠。
  顾暖进小胡同的时候,有开着大货车的男人往她身上瞄……
  她接了一个电话,乔东城在说,顾暖站住,忍住心里的酸楚,“乔东城,你在玩儿吗?如果你反复改变主意,就别给我希望啊!我恳求你尊重我,尊重他,就算遗书上说的属实,那也是他合法存在的过去,干犯了谁的未来谁的现在我们先不说行不行?何况这件事真假你我说了不作数……”
  乔东城心里始终别着一个劲儿,他认为,顾暖离开他,是因为他跟沈晓菲不好的过去,如果左琛也有不好的过去,你顾暖是不是该重新考虑?这少爷自己臆想着,就口不择言犯了混!
  此时小胡同里走出了人,见到眼泪汪汪的顾暖就站住了,这地方只有一晚上能拿出二三百块搂女人解乏儿的男人来,还没见过哪个正经的女人来,问,“姑娘你找谁?”
  顾暖心里慌了慌,“黎我。”
  【今天更了两万字!累扁了,挠墙……】
  不是不坚强了【5000+】
  三十几岁的卖春女上下打量着顾暖。
  “你是黎我的什么人?”卖春女问。
  提到黎我两个字,这卖春女有些浑身发憷,毕竟死了的人,谁也不愿提起,这几日这里的姐妹们都骂着说:真晦气,这小胡同怎么好端端的就死了人。
  “好姐妹。”顾暖平静地说。
  卖春女仍是打量着顾暖骘。
  顾暖看出这卖春女的心理,忧愁的说,“我和黎我是好朋友,有二十几天没联系过了,我这里发生了一点不愉快的事,能带我见她吗?”
  “黎我死啦!”卖春女睁大眼睛对顾暖说。
  …昴…
  晚上九点多。
  小胡同里已经开始陆续有客,隐约可以听见那些声音,顾暖当做没听见,在房间里躺着,这里很闷,没有空调。她房间的不是吊扇,是落地扇,附近市场买来的。
  小胡同口的卖春女带她进来,找了这里有房出租的卖春女,租给她一套房子。
  这里环境一般,房租却很贵,一般租房子的,不是在这里住,都是抱着揽客的目的,有的女人,缺钱了,会在这里租一个月的房子,赚点钱,就走了,没几个月还会回来。
  她躺着,发觉,最近爱哭了,不是不勇敢了,不是不坚强了,是心上的痛超载了,很沉。
  她跟卖春女说,她是被老板包养的,老板妻子发现了,家里最近不敢住,更怕朋友笑话,酒店需要身份证,她也不敢去。
  秦安森一夜没有离开小胡同外,怕顾暖在里面遇险。
  第二天。
  陆展平闲下来了,秦安森回去休息,陆展平从早上到晚上,在小胡同外守着。
  早餐在小胡同外吃的,回来时,顾暖看到了陆展平那辆车,不容易认出来。
  吃完早餐这些人都很闲,有的还在睡,大概中午才能起。顾暖和几个人坐在台阶上聊天,没坐下的时候,一个卖春女给她拿了个软绵绵的垫子,“来,你坐这个。”
  “谢谢。”顾暖微笑。
  聊着聊着,聊到了黎我,顾暖问,“最近她没什么反常吧?前些日子她从我那儿走,我觉得她情绪有点不对,要是我多留心一点,她也不至于……”
  姐妹情深的样子。
  “要说这反常……倒是反常!”一个卖春女皱眉说,“上个月回来之后,她整个人都变了一个样儿!不爱说话了,以前谁家晚上声儿大打扰了她睡觉,她一个酒瓶子摔下来,骂一串外国语,我们也听不懂。这个月,自从她外出一次回来,没骂过人。老老实实的。”
  顾暖把这些话记进了心里,却没时间思考,又叹气地问,“她也挺可怜的,认识的人也不多,我都没来看过她,不知道平常来看她的人多不多?”
  卖春女想了想,“这么长时间我就见过一个,一个多月之前她外出回来,是俩人,个头一样高,长得什么样我没看清,跟她进屋不长时间就离开了。剩下的么,就是她的客人,说来也怪,你说她平时挺能喝酒跟客人勾搭的,这一个多月,一个都没勾搭……”
  “是啊!以前她跟我们抢,我们哪抢的过她,她一个外国妞,这帮男人喜欢着呢!”一个卖春女撇嘴。
  她们还说,本来要集体反应黎我的脾气,黎我都要被赶出小胡同了,没想到房租还没到期,人就这么死在屋子里了,租给黎我房子的卖春女简直后悔死了。
  陆展平晚上的时候来了,顾暖在小胡同口接的,和陆展平进屋,有人看到,便以为陆展平是顾暖的情人,直说老板级的穿衣服都这么讲究,和那些大货车司机就是不一样,这俊男人身上是香水味,货车司机身上汗味儿重。
  顾暖给陆展平倒了杯水,说,“这儿就有这个,喝不惯出去给你买可乐。”
  “这个就行。”陆展平虽这么说着,却一口没喝。
  “黎我一个月多之前外出过,回来时是两个人,另一个人的样子大家没看清,你想,这里的胡同这么窄,就算黎我和那个人是晚上回来的,也不至于脸都看不清对不对?而且遮掩的很严实。黎我就是在那天之后,大家发现她性格完全变了。”顾暖将白天打听到的一切都说了。
  陆展平听了蹙眉,“那我就搞不明白了,蹊跷在哪,知道和黎我一起回来的人是谁吗?没看到样子,不好查。”
  这时候,有人敲门。
  “谁啊?”顾暖问。
  “啊,我是房东杜姐,没耽误你们事儿吧?”房东问。
  “咳咳——”顾暖使了个声音,说,“杜姐,等一会儿,我整理一下。”
  情人见面,没有暧昧怎么叫人信?当顾暖一边用手指梳理着头发一边打开门的时候,杜姐挤了进来,尴尬地说,“你不是说今天交房租钱么,我这就……”
  顾暖点头,让杜姐进来了。
  做戏做全套,顾暖昨天跟房东说,包养她的老板明天晚上就来,这房租她是一分钱不愿意出,非让那个男人出不可,这么说,为的就是单独见杜姐。
  这个决定是昨天定下的,顾暖进来这个小胡同探探这些邻居的口风,不被人怀疑身份,这是原计划里的,但律师说,左琛说可以从遗书上找问题。
  如果当时被粗暴的灌下毒药,在他离开后死亡,过程中写遗书揭露左琛的罪行,这还合理,但左琛心中有数,自己没有害那个女人,那么是被谁粗暴的方式害死的?另有其人。因为一个人无法自己对自己粗暴,体位鉴别,是两个人。
  那这个遗书,很有可能就跟那个行凶者有关……
  不过,这个遗书的字迹和死者生前的字迹一样,这里就出了疑问,死者亲笔写下这段内容,那该是跟左琛有多大的愁?
  陆展平在看厨房的设施,问房东,这排油烟机好用吗?插座插哪儿?房东去了,顾暖拿起杜姐撂下的房屋出租登记本看,在杜姐快要回来的时候,她刚好紧张的翻到了黎我出租登记的那张,杜姐这时候出来……
  “杜姐,这房租的钱怎么不一样?不是只多收我的了吧?虽然他有点钱,也不能欺负我们啊……”顾暖看这本子,黎我租房子的价钱是每个月2000,她是2600。杜姐找插座往厨房走,笑着说,“那都是两年前了,租她房子的时候大米多少钱一斤?再看看大米现在多少钱一斤!杜姐也不容易啊,供着俩孩子上学,还得养活自己!”
  顾暖笑了笑,既然杜姐没关系,她就多看几眼。
  不能直接撕掉这张纸拿走,会被房东发现,这里她们能混进来,也不得不防着幕后的人这里也有防范和眼线,她若暴露了,左琛在里面更危险。
  忽然,顾暖仔细看了签字处的‘黎我’二字,这个‘我’字写的很标准,而她想起秦安森从房子里带出去的那个本子,电话薄上记着一个叫‘李我’的名字,这两个‘我’字,一个写的标准,一个写的不标准,完全不像是出自一人之笔。
  付了房租,一个小时后,陆展平和顾暖离开,说出去吃饭,陆展平跟顾暖直接回了家,董琴问这是谁,顾暖说,是左琛的朋友。
  董琴疑疑惑惑的,也没多问,心想都是公事儿。
  看了本子上的‘我’字,拿出手机看从房屋租赁合同上的那个‘我’字,这样面对面的比照,完全不一样。
  “你再看看。”顾暖给陆展平。
  陆展平摇头,“确实不一样……瞎子都看得出来……”
  “瞎子看得见吗!!”顾暖双手激动的拍着陆展平的肩膀玩笑道,差点蹦起来了,连日来,最属今日在她脸上见到一点真实的开心了。
  笑着笑着,又有泪水蓄满了眼眶。
  她觉得自己好像得了眼疾的人,看不清事物太久了,差点绝望,老天待她们都不薄,终于得以见到光明了对不对。
  凌晨十二点多,秦安森接到了佟亚楠的电话,她问秦安森,“今晚怎么没来看我?”
  “有点忙。”
  “你还娶我吗?后悔没有,我不是小气的人,后悔了你说。”佟亚楠声音平常。
  秦安森顿了顿,很久才说,“没有。”
  “……”
  佟亚楠停顿的比秦安森停顿时间更久,后来说,“我很害怕,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看守的这个房子,刚才有手机铃声,很大的动静,吓死我了,我不敢去看,小师弟也不敢,他吓得都要尿了,这会儿跑洗手间去了……”
  “手机铃声?”秦安森忽然从床上坐起来。
  “是啊,手机铃声,听得很清楚。”佟亚楠声音很奇怪,可是秦安森并没有感觉到,他的心思都在手机铃声上。
  他挂断了佟亚楠的电话,说等会儿过去,就是不知道他的身份跟佟亚楠进去行不行?帮她去看看,省的再吓着她,佟亚楠说,秦安森你真体贴,来吧,你进去不进去没关系,我暂时说了算。
  秦安森问顾暖,刚才给那个叫‘李我’的人打过电话吗?顾暖说没有,但是秦安森也想过去看看。说最好顾暖也去,可以跟佟亚楠撒谎,就说她听秦安森说的亚楠被吓着了,她身为朋友过去关心一下,顾暖说能行吗?朋友深夜在一起亚楠别瞎想吃醋了,秦安森说没事儿,不用在乎。
  她心里也惦记着手机,难道是她这几日试着拨打的手机,那个叫做‘李我’的?
  从字迹上,顾暖敢确定,写下黎我和李我四个字的,分别是两个人。
  秦安森到达小胡同外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天很黑,他打电话给佟亚楠,佟亚楠说,“怎么了?一天晚上没来小胡同找不到路了?直接走到那间房子里就行,我在楼上等你。”
  秦安森觉得佟亚楠说话语气很奇怪,他一天没来找她,她就生了这么大的气?她不是害怕么,怎么就上去了?还是说,只是想见他?秦安森是这样想的,佟亚楠那种性格的女生,胆子其实挺大的。
  秦安森叫了顾暖,顾暖就在这里住着呢,方便看着房东,警察来调查,一定要先拿房屋登记那张纸。
  一起去了那间房子,秦安森照顾着顾暖,上楼梯时,顾暖不敢在秦安森后面,也不敢在秦安森前面,秦安森和她并排上去,没有光亮,也没有声音。
  踩着咯吱咯吱的楼梯,一声声响,顾暖尖叫着——脚裸骨被人用东西重击了一下,疼的冷汗直流,手攥住楼梯扶手,幸好秦安森抱住了她。
  灯亮了,佟亚楠的小师弟见到是打错了人,扔了棍子喊,“师姐,打错人了打错人了。”
  秦安森没告诉佟亚楠还有别人来,想见面后再说,没想到害顾暖受伤,小师弟一木棍子结结实实的打下去,顾暖左脚根本不能动,断了一样,疼的额头上全是汗珠,整条腿不敢动,脸煞白。
  佟亚楠见到是顾暖受伤了,气的一脚踢在了柱子上,“去医院!我负责!你留在这看着!有事给我打电话!”
  一副大姐大的样子。
  秦安森不知道该说什么,打人么?他不打女人,骂人么?骂什么!他要抱起顾暖,佟亚楠把顾暖扯过去,小师弟最懂师姐了,帮忙把顾暖扶到穿着警服的佟亚楠身上,执拗地背着顾暖下去了,秦安森生怕佟亚楠小跑着会把顾暖颠簸下来。
  顾暖在治疗,秦安森皱眉看向佟亚楠。
  佟亚楠把一只手机给了秦安森,“房间里发现的,白天上去,听见它在响,是每天中午12点的闹钟,这电池真抗用,这么久了还有电。下次我考虑也买这个牌子。”
  说完,佟亚楠转过身去,“你今天没来找我,我知道因为什么,别以为只有你们两只眼睛都亮着,也别忘了,我是警察,不是混日子的那种,你们有两只眼睛,我就有三只。”
  “你……知道……什么?”秦安森捏着手机,不敢置信,佟亚楠知道了?
  佟亚楠没有表情,“病房里面那个,她进了小胡同我知道,虽然她避开我,可是我有我随身携带的的望远镜,你们真当警察都是吃闲饭的了?就算不是她,我也知道你的目的……秦安森,你回忆回忆,你哪里露过破绽……”
  “……”秦安森不知道,回忆不起。“那天晚上,我说你是第二个脱下我身上警服的人,换个正常男人,都会生气,起码问我一句,另一个脱下我警服的是谁?因为什么脱?我那等于在说,我被人脱过,你不计较可以,你生气的表情一丝一毫都没有。”佟亚楠又说,“你除了知道我叫佟亚楠,你还知道什么?你很色么?你着急脱我衣服?也不是!你第一天晚上没成,你跟我说‘对不起’,我又欣慰又难受,突然相亲突然调职,突然被一个木头装作热情的追求,这和谐么?”
  她瞪着秦安森,秦安森无话可说,佟亚楠抿了抿唇,“我就想让你来,手机有用就带走吧,没人知道。我就想今晚狠狠和小师弟揍你一次,揍残废,大不了我养你一辈子。揍错了人,你也就滚吧!我真不稀罕!”
  “我……”秦安森试图说些话。
  “秦安森,再跟我说一句话,我举报你!”佟亚楠揪着秦安森的耳朵,又换做俩手揪着秦安森的耳朵,用力拧着泄愤,秦安森不动,不怒,佟亚楠罢手,喘着气说,“我滚了!医药费回头小师弟送!别让我看见你,再见面我枪毙了你!”
  第228章【5000+】
  顾暖住院的第二天,陆展平发现,这不到48个小时,她有30多个小时都在睡。
  陆展平在医院来回踱步,告诉了医生,让医生想个办法解决,好好的一个人,伤了脚裸骨,不能这么昏昏沉沉的一点生气没有吧?
  医生没有什么办法,病人现在不能下床走动,没人陪她说话,除了躺着睡觉还能干什么丫?
  顾暖自己心里都清楚,左琛若出来了,她也就不药而愈了,整个人也就精神了。心里的伤和身体上的伤,那就都不算什么了……
  晚上,佟亚楠来了媲。
  她说这事儿不怨小师弟,小师弟也是听了她的话,要揍秦安森一顿,太黑了看不清,秦安森也没说跟她一起去,小师弟没听出来脚步声是几个人的,就光拿着棍子紧张的满头大汗了,才打错了人,要怪就怪她吧,她是专程来道歉的。
  来时避开了跟秦安森碰到。
  顾暖头疼地坐起来,她努力让自己精神些,对佟亚楠微笑说,“这点外伤早晚会好,不是什么需要谁来道歉的事。反而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跟你道歉。”
  “我也没怎么呀,你情我愿的。”佟亚楠低头,很难为情的语气。
  佟亚楠知道秦安森接近她有目,她调职到小胡同的第一天晚上,他说来陪她,情侣之间晚上独处难免会动手动脚,他却同时又束手束脚。
  当他泄气地撤离了在她身上的手,那声‘对不起’由心而说时,她想揍他。
  她说她是第一次,他却坚持戴套,这让佟亚楠心里不舒服,她不管什么矜持不矜持,当时就问他,嫌弃我?秦安森说我没有,为了安全。佟亚楠说安全不安全的是我自己的事儿,跟你有什么干系,我第一次是想给你,不是想给你那上头的套,要么摘了,要么穿衣服走人。
  当时佟亚楠以为秦安森是刹不住车了的,秦安森的反应太强烈了,是,秦安森反应很强烈,他闭着眼睛,无法停止。佟亚楠那晚被他弄的很累,她是以为,再怎么正经的男人都受不了女人的身体和他坦诚相待时的快乐,却不会知道秦安森吃了药才如此。
  顾暖看到佟亚楠朝她笑,那没有在意,没有埋怨的性格,绝对是天生的,后天是无法养成的,即使经历的事情能磨平人性格上的棱角
喜欢
59
失望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