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唉大师

来源:网络 点击:30 次 我要评论( )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在路上的时候,欧阳雪便简单的把事情向刘慎之说了一遍。原来李心媚不止穿着火辣,连性格也同样的火辣,说起来欧阳雪都自叹不由。上次李心媚和欧阳雪被人劫走,后来又被刘慎之救了出来,虽然李心媚表面上看去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但是在她的心里却一直憋着股火。本来像李心媚这样的大小姐平时就心中有气,又正赶上她心里不爽的时候,竟然还有人故意摸老虎屁股,也怪不得李心媚心里的火快要炸开了。
这些日子李心媚也没闲着,经常会出去,只不过欧阳雪也不知道她出去做什么,以为只是去散心,再加上她刚刚和刘慎之发生关系,正处在最热恋而又迷失自我的时期,根本没有注意到李心媚的异常。而昨天的李心媚回来的更晚,一直到十一点多才回来,身上还有些狼狈,欧阳雪就问她什么事,李心媚也不说什么事,只是随口说了句教训了几个色狼。
欧阳雪隐隐觉得肯定不像李心媚所讲的那么简单,但是李心媚不说的话她也没有办法,只有暗暗的留意,那知道刚过了一晚上就出事了。早上出门的时候李心媚还好好的,但在刚才李心媚却突然打电话来说她要出去玩几天,欧阳雪问她去那里她也不说,欧阳雪便感觉到事情要糟了,所以便马上把刘慎之叫了出来。
“也许你表姐可能真是想出去玩几天呢,你是不是多心了。”刘慎之一听根本没事发生,不由的笑道。
“阿之你不了解我这个表姐,事情绝对不会这么简单。”欧阳雪着急的回头瞪了刘慎之一眼道。
“那好吧,就算你这个表姐真的心里有气过不去,难道她还会一个人提着两把刀去找那些小混混算帐呀,根本不可能的事嘛。”刘慎之仍然笑着道。
美女失踪了(上)(4)
“别人也许不可能,但是心媚就不一定了,有时候连我都不知道这个表姐的心里在想什么。”欧阳雪却是意外的点了点头郑重的肯定了刘慎之随口提出的可能性。
“不是吧,这么猛?”刘慎之这次到惊讶了,随既他的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这样的情景,一个漂亮的美女手里拿着两把刀出现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门口,然后一脚把门踢翻后,杀气腾腾的提着两把刀左右开张,一路狂杀而去,这情节怎么想怎么跟《生化危机三》中的某个镜头这么相似呀。不过刘慎之到是觉得欧阳雪这个表姐到是越来越有意思了,“你表姐到底什么来头?”
“其实这种事我是不想说的,不过现在情况急紧,不说也不行了。”欧阳雪一个急转弯后又狠狠的踩下了油门,“我表姐家在云南,而我表姨夫是云南‘四合会’的会长。”
“云南?四合会?有点意思,怪不得你表姐这么辣。”刘慎之笑着道。“不过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去那里找你表姐呢?你又不知道她打算要去那里?”
美女失踪了(下)(1)
欧阳雪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了一下车上的GPS定位导航仪。
“这是什么东西,怎么跟个地图似的,”刘慎之却是看了看导航仪道,“咽,还真是地图,不过这个红点是干什么的?不会是你表姐现在的位置吧。”
这句话是刘慎之随口而说的,其实对于导航仪他并不清楚,也没有接触过,那知道出乎刘慎之意料之外的是,欧阳雪竟然点了点头。刘慎之的兴趣也顿时来了,虽然他不喜欢学习,不喜欢听课,但是并不代表他对这些东西一无兴趣,相反的,刘慎之对于这些现代科学的新奇东西,或者是一些外门邪道有着十分深厚的兴趣,平时没事的时候也会接触一些。当然他不知道导航仪只是电子地图的一种,根本不可能追查到某个人,而欧阳雪现在也没有时间去解释这些。
看着图中那个红点在移动,刘慎之略为辨识了一下,脸上的神色不由的疑惑了起来,因为跟现在来看,李心媚的移动速度并不慢,似乎也是在车上,而且她的路线是开向郊外。就算李心媚是因为咽不下心里的那口气也不至于跑到郊外呀,难道要被她用来出气的是人是郊外吗?刘慎之想不通。
欧阳雪也同样想不通,但是隐约中她却觉得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所以她现在的车速非常的快,只是这个时间段基本上属于高峰期,就算欧阳雪再着急她的车速也始终开不上八十,所以现在不停的按着喇叭成为了欧阳雪唯一可以发泄的方法。刺耳的声音不时的响起,刘慎之不由的掏了掏耳朵,“咱能不能先消停会,再这样下去,还没追到你表姐我先挂了。”
欧阳雪看了刘慎之一眼,虽然眼神里仍然是焦急的,但是手却放开了喇叭的位置。
“放心,你表姐不会有事的。”刘慎之把手放在了欧阳雪的手上,轻轻的道。
欧阳雪的身子不由的轻轻抖了一下,眼神当中的焦急也随着刘慎之的话语而慢慢的消失了,关心则乱。欧阳雪不是一个经常会失去自我控制的人,只是在她接到李心媚的电话时她的心一下子有点乱了,李心媚的性格她很清楚,按照以往她的性格是根本不可能会打电话过来的,而是做完了事后才可能和欧阳雪出去喝两杯,然后才可能在几分醉意后轻抹淡写的把事情说一下。但是现在李心媚突然打来的电话让欧阳雪隐约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味道。
刘慎之现在的心情其实还是很无所谓的,而且他也不会认为像李心媚这个小妞真会出什么事,虽然刘慎之从来没有问过,但是刘慎之却知道李心媚的身手不错,一个平常的女人是不可能有这样的性格和身手的,所以刘慎之知道李心媚的背后很不简单。其实就连欧阳雪的背后都有些不简单,只不过这些事刘慎之向来都不会去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算再亲密的人也有保留自己个人空间的权力。刘慎之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欧阳雪不想说的事,刘慎之从来都不会去问。
美女失踪了(下)(2)
以李心媚这样的性格在再加上身手,虽然是去江湖寻仇,但是刘慎之仍然没有一点的担心。李心媚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环境长大刘慎之并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这样的人绝对有保护自己的本能,李心媚也不像是个不会保护自己的娇小姐。悠闲的点了只烟后,刘慎之便看着窗外飞闪而过的景物和欧阳雪有一句没一句的扯着无关紧要的一事。可能是因为现在刘慎之的状态影响了欧阳雪,也可能是因为处于热恋中的女人都会依赖于另一半,欧阳雪现在的心里虽然还有些担心,但是却没有像开始那般再乱了方寸了。
半个小时左右欧阳雪便开出了市区,而导航仪上的那个红点就在距离他们不过七八里的地方一直没有动,这种状态已经保持了近十分钟没有动,欧阳雪的心里也略微的又放松了些。汽车仍然快速的行驶着,到了郊区高楼大厦钢筋铁柱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望无际的平原和一些矮小的建筑。刘慎之的眼睛看着导航仪上的红点,手里的烟早已经扔到了窗外,“好像已经有十五分钟没有动过了。”
欧阳雪也扫了一眼导航仪,“应该是到达目的地了,这么短的时间内心媚不可能出什么事的。”
刘慎之并没有说话,而是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十分钟后汽车已经跑那个红点非常的近了,只不过几百米的距离,欧阳雪的心里又隐隐升起了那种不安的感觉来,红点已经有二十几分钟没有动过了,越是这样死一般的平静,欧阳雪的心里越是不安。扫了刘慎之一眼,见刘慎之的眉头似乎仍然微微的蹙起在想什么事情一般,欧阳雪的心里那种不安的感觉更加的强烈了。什么话也不说,欧阳雪只是踩紧了油门,快速的冲到了红点的所在地。
这是一条土路,四周只是一些平常的矮房,红点的位置是在一个废弃的大厂房里,斑驳的锈迹布满了四周,墙角边上还生长着各样的野草,还没到近前,一股若有若无让人极不舒服的味道便随着风吹进了车里。厂房里很安静,一点声音也没有,安静的就像是一座被遗弃在坟墓中的孤墓一般。欧阳雪猛的踩下了刹车,在刺耳的声音中身子猛的向前一冲,然后再被身上的安全带噶然而止,硬生生的又拉了回去,头撞在柔软的座位上让欧阳雪有了短暂的晕眩感。
刘慎之从车上走了下来,一把拉住了要冲过去的欧阳雪,摇了摇头。欧阳雪似乎想说什么,但是看了一眼刘慎之现在的样子后,嘴边的话又忍了回去,而是紧张的向里面张望着。现在刘慎之他们的位置在停在大门口,布满铁锈的大门已经倒塌了一边,另一边也半开着,就像一个张开了大嘴的怪兽一般似乎要吞噬所有的一切。欧阳雪的手心已经微微的见汗了。
美女失踪了(下)(3)
刘慎之并没有急着进去,而是站在门口的位置四下看着,不时的会蹲下来像是在仔细的寻找着什么,过了大约两分钟在欧阳雪实在等不下去的时候,刘慎之这才迈步走了进去。院里同样的是杂草丛生,墙角落的野草已经高有半人来高,显然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没有人来过。院里也零落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偶尔会有一两只野狗在院落里抬起了头来打量着眼前的不速之客,然后再次的低下头去在垃圾堆里拱着什么。
刘慎之拉着欧阳雪一步步的走到正中间的铁门前,这扇铁门也同样是半开着的,里面黑乎乎的,似乎连接着正午的阳光都无法照射到里面,仍然是死一般的沉寂。欧阳雪禁不住喊了一声‘心媚’,可是回答她的除了野狗再次抬起的头来便什么也没有了,仍然是死一般的沉静。
从铁门里走了进去,一股阴冷的寒意便迎面扑了过来,令欧阳雪不禁微微的缩了缩身子,努力的睁大了眼睛却什么也看不到,除了无尽的黑暗似乎还是无禁的黑暗。刘慎之眯起了眼睛,几妙钟后已经适应了里面的黑暗这才四下看了起来。水泥地上满是烟头和一些盒饭的盖子,一股略微发臭的味道也隐约中冲进了鼻子当中,难闻的很,触目所及之地是一个一百多平方米的大空间,角落里摆着一张大床,上面的床面已经布满了污迹,床下还散落着很多的空酒瓶子。
“心媚!”欧阳雪不禁再次的叫了一声,空间里也响起了若有若无的回音来,这个一百多平方米的地方一眼便看完了,李心媚也根本不可能在这里。“心媚!”欧阳雪再次的叫了一声,身子也在这个不大的空间里转了起来,刘慎之并没有阻止欧阳雪的动作,而是走到了床前看着床下的空瓶子,又抬头看了一眼应该在窗户的位置却档着一些破纸皮,然后借着门口射进来的阳光眯起了眼睛。
在这间房子的侧面有一个小门,欧阳雪已经打开门走了进去,但是很快便又出来了,脸上失望与焦急的神色也更浓了。“阿之,现在怎么办?心媚应该在这里的,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
“导航仪上的红点是不是这个手机?”刘慎之突然举起了一个红色的小巧滑盖手机问道。
欧阳雪一看到刘慎之手中的手机便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一把夺过了刘慎之手中的手机看了一会后,无力的点了点,但是很快欧阳雪眼神中的焦急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的冰冷。“如果心媚出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既然手机已经确定是李心媚的,那么在二十多分钟前她确实来到了这里,刘慎之又四看了看,然后来到了门口处向外望去,很快他便向发现了什么一般跑到了左侧的,蹲了下来又看了看后便站了起来,对着跟在自己身旁的欧阳雪道,“李心媚被劫走了。”
中年人(1)
这个念头虽然不止一次的出现在欧阳雪的脑海里,但是都被她强迫的压了下去,但是现在亲口听到刘慎之说出这句话后,欧阳雪的身子仍然是不禁一震,双手也不紧握了起来,眼神里再次的现出焦急的神色。
“放心,你表姐现在没事,他们应该是开车劫走了你表姐,短时间内她不会有什么危险。”刘慎之仍然一脸镇定的对着欧阳雪笑了笑,虽然心里已经轻轻的叹了口气,但是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什么。刘慎之也知道自己现在是欧阳雪的精神支柱,欧阳雪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如果自己再表现出什么,他怕欧阳雪真的撑不下去。
虽然从现场的痕迹来看,对李心媚十分的不利。
欧阳雪的手已经紧紧的捉住了刘慎之的手,她的手微微的现的有些冰凉,但是看到刘慎之的眼神后,六神无主的欧阳雪又升起了一种温暖的感觉,刚才那似乎被剥走的力量又回到了身上一般。“阿之,你一定要救出心媚。”
“这容易,不过我可是要收报酬滴。”刘慎之突然笑着道,刘慎之在她的耳边轻声的道,“雪儿放心,我一定会把你表姐带回来的。”
欧阳雪看着刘慎之的眼神没有再说话,欧阳雪才松开了柔软的唇,脸上已经恢复了平时的冷静之色,只是是脸上微微的带着一抹脂红。“阿之,心媚就交给你了,我现在必须把这里的事和姨父说一声。”
刘慎之点了点头便拉着欧阳雪来到了外面,“你先留在这里,我一会回来。”说完这句话,刘慎之便向前走去,离这里几十米远的地方有几房人家,刘慎之的心里一点也不慌乱,因为多年在山里的经验和老头时不时的教导让刘慎之知道,任何时候都要保持冷静,只有冷静的分析问题才可以找出被人忽略的事情,也才会有转机。一旦处于慌乱当中,便什么线索也找不到了。
欧阳雪的眼神也冷静了下来,掏出手机后便拨了一个号码,说了几句后挂断了电话,嘴里轻声的自言自语着,“无论你是谁,敢劫持心媚,你都要负出惨痛的代价。”
刘慎之和这附近的几房人聊了会,用几只烟的代价已经初步掌握了一些情况,知道在十几分钟前一辆灰色的面包车离开了这里,刘慎之转身回来的时候已经拨通了胖子的电话,交待了几句后便来到了欧阳雪的面前。
“雪儿,顺着这条路是通向那里?”刘慎之指着左手边的那条路问道。
欧阳雪看了一下却是摇子摇头,然后回到了车里在导航仪上点了几下,便指着其中的一条路道,“你刚才所指的路应该是这条,从这里出去有三分路可以走,一条是回市区,一条是通向邻市,另一条是上高速直达甘肃。”
中年人(2)
刘慎之没有说话而是掏出了只烟点上,抽了两口道,“先到那个交叉口在说。”
欧阳雪也不在说话,而是调转了车头,便快速的顺着那条路冲了出去。十分钟后便到了那个交叉口的位置,左手方向的路是通向回到了市区的路,而向右手的方向走便是要经过高速路口,去邻市的那条路。欧阳雪把车停了下来,眼睛看向了一眼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刘慎之,刘慎之并没有开口也没有睁开眼睛仍然就这么的坐着,又过了难熬的五分钟后,刘慎之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睁开了眼睛对着欧阳雪笑了笑后,刘慎之接通了电话,听了一会胖子提供的消息后,刘慎之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挂断电话后也不说话,而是问起欧阳雪导航仪怎么用,然后便对着地图研究了起来,又过了十来分钟后,欧阳雪几次想开口,但是看到刘慎之的神色都忍了下来。终于刘慎之转过了头来,对着欧阳雪一指前面道,“上高速。”
欧阳雪愣了一下,但是却没有开口,而是踩下了油门冲向了右手边的那条路上。从这里到高速入口还有二十多里的路程,刘慎之又点了着烟抽了两口道,“雪儿放心吧,一定可以追上你表姐的。”
欧阳雪仍然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握住了方向盘。十分钟后,离高速路入口已经不远了,车速也渐渐的慢了下来,交了钱后欧阳雪便又踩下了油门快速的冲了出去,惹得收费的那个小姑娘对着欧阳雪飞速而出的车子不由的嘟囔了几句,便又再次的把目光转向了眼前停下来的这辆车上。这是辆越野悍马车,强悍的车身给人一种无可匹敌的感觉,车窗摇下后便露出一个威严但又充满了了吸引力的中年人来。
这个中年人看上去三十多岁,一头精神的短发,眼上戴着墨镜看不出眼中的表情,但是脸上却带着淡淡的笑容,梭角分明的脸庞就像这辆车一样,同样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小姑娘的心头不禁咚咚狂跳了起来,她不是没有见过帅哥,但是像中年人这样全身上下都似乎透着一种成熟威严感觉的人,小姑娘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全身上下都透着成熟的让人无法抵挡的感觉最是令小姑娘着迷,相比于那些相貌英俊的少年来说,这种人才给女人一种安全的感觉,对她这样的小姑娘也最具杀伤力。
小姑娘的脸突然泛起了淡淡的红晕来,虽然中年人戴着墨镜,但是小姑娘仍然感觉到那两片墨色的镜片背后,那双令人心头狂跳的眼神。中年人摇了摇手中的卡,小姑娘这才注意到自己刚才光顾着看人了,根本没有伸手去接,一下子脸更红了,然后赶紧接过中年人的卡,快速的在电脑上敲打着,眼角却偷偷的描向了中年人。
中年人(3)
他笑的好帅呀,小姑娘的心里不禁想到,脸也更红了。而中年人只是微笑着看着她,并没有说话,本来不到一分钟就可以做完的事,小姑娘整整用了三分多钟才搞定,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平时不出错的自己竟然三番五次的出错。直到把卡递还回中年人的时候,小姑娘脸上的红晕仍然没有消散,眼神也不敢直视着中年人。
“谢谢。”中年人微微的说了一句车窗便升了上来,在小姑娘惋惜的目光当中缓缓的向前驶了过去,直到几乎再也看不到的时候,小姑娘的眼神才收了回来。而同样又停了下来的一辆车上的司机却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小姑娘,小姑娘一板脸轻哼了一声这才接过了这人手中的卡。
“头儿,你的魅力还是这么难以让人抗拒呀。”悍马车上,坐在后排的一个剃着小平头的年青小伙子笑着道。
戴黑镜的中年人只是看了一眼后面的年青人,并没有说话。
“那是,你也不看看咱们跟的是谁?头儿的魅力简直是老少通杀,没办法,谁让头儿这么帅呢,你刚调过来没多久还不知道,在局里,暗恋头儿的小姑娘可是一捉一大把呢,小雅你说是不?”年青人旁边一个同样留着平头,身高坐起来仍然却比他足足高出一头的另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青人道。
而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来岁左右的女孩却是回头瞪了后面一眼,透过鼻子上架着的无框眼镜片下,那双可爱的眼睛当中似乎带着万道的杀气一般,齐肩的短发透着那么一股精神戏,可惜后面的那两人根本不在乎女孩的眼神,仍然哈哈的大笑着。中年人不禁摇了摇头,然后对身旁的女孩道,“小雅,和局里联系一起,看看他们的路线有没有变,继续保持联系。”
女孩点了点头,推了一下鼻子上的眼镜后,纤长的手指便在膝盖上的电脑中快速的敲打了起来,过了一会才抬起头来看着头儿那张令人不敢正视的脸庞道,“路线没有变,仍然在向甘肃的高速上行驶,距离前方大约二十公里。”
中年人只是点了点头,眼睛仍然看着前方,“黑子,你确信刚才没有看错。”
后面那个比较高的年轻人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凌利的光芒,口气顿时没有了刚才的说笑,刚是沉着声道,“头儿,我不会认错的,虽然我只见过他一面,但是他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这小子实在是太突出了,不过站在他旁边的那个女人我却不认得,从我手头上现有的资料来看,她很可能是学校的老师。”
黑子旁边的小平头转过了头来道,“黑子,是不是真有你说的那么能打呀?你可是咱们局里的技击冠军,就是放眼全国能和你打的也没有几人,你是不是夸大了,他可只是个学生,最多才十八九岁。”
中年人(4)
“我绝对没有看错,他可能比我预想的还要厉害,甚至比起头儿来、、、”黑子停了一下,眼睛看向了中年人话却没有说下去。
“黑子,你、、、”小平头似乎还想说什么,却被前面的那个中年人打断。
“海子记住,永远不要骄傲,世界之大什么样的人都有,平民当中更是卧虎藏龙,高手如云,如果你再这么目空一切,早晚是要吃大亏的。”
“是。头儿。”海子点了点头,不敢反驳中年人的话,但是眼神里却仍然闪着不服气的神色。
“有机会让你遇到他就知道了。”黑子却是拍了拍海子的肩头笑着道。
信不信我铐了你(1)
已经开了十几分钟,在这期间刘慎之又打过几次电话,但是却没有说话,一打完电话后便闭上了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欧阳雪现在的心情已经完全的平静了下来,内心里的那份焦急也完全的消失了,因为她相信刘慎之一定会救出心媚。女人就是这样,一旦心里有了主心骨后,连自信也都会随着增强了起来,现在的欧阳雪就是这个样子,刘慎之现在就像是她心目中的一根柱子一般,只要这个柱子不倒下,欧阳雪的心里就永远不会有绝望。
也许,热恋中的女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
而刘慎之现在的心情更是复杂的很,他的心里甚至有些轻微的热血沸腾的感觉,身子也似乎有些轻轻的发抖,他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这种感觉了。而上一次他有这种感觉时,却是在他十五岁那年,一个人在山里追踪一只猎物待了十几天。他现在还记得当时战胜那只猎物时,心里那种莫名的兴奋的感觉。
而那只猎物是在山里活了几十年的一头老狐狸,附近山里的老猎人没有不知道这头被称为‘老鬼’的老狐狸。
“雪儿,你发现没有后面的那辆车有点古怪。”刘慎之突然睁开了眼睛道。
“那辆车?什么古怪?”欧阳雪不由的向后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就是那辆一直跟在后面的越野车。”刘慎之指了下后视镜中的那辆车道。
欧阳雪仔细看了一眼,这辆车虽然有些特殊,但是却让人感觉不到任何古怪的地方,更不知道刘慎之所指的古怪是什么。
“你再仔细的看看,它一直在跟踪着我们。”刘慎之突然笑了,“看来这件事似乎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似乎越来越有意思了。”
在刘慎之这么一提醒之下,欧阳雪总算看出点苗头来,那辆车的速度并不快,但是也不慢,一直跟在自己的后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欧阳雪特意试探了一下,便故意放慢了速度,而那辆车也跟着放慢了速度,一直在后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如果不是刘慎之提醒,欧阳雪还真注意不到这个微小的细节。
“阿之,会不会是他们的人?现在怎么办?”欧阳雪的神色并没有任何的慌乱,而是冷静的看着刘慎之道。
“应该不是他们的人,不过咱们也不能确实,先让他们跟着吧,再有十几里后有一个出口,先出了这个出口再说。”
欧阳雪点了点头,眼睛却不时的瞄上后面的那辆车一眼。而在这辆越野车里,中年人的眉头却是微微的皱了一下道,“看来他们已经有所查觉了。”
“头儿,要不要把他们拦下来?”后面的海子声音里似乎有些兴奋的道。
信不信我铐了你(2)
“先跟着再说,海子你来开车。”中年人说道,然后一手握着方向盘,身子向旁边移了一下。现在是在高速路上,车速都非常的快,而中年人竟然要把驾驶的位置让给其它人,不能不说胆大,虽然并不一定会出事,但是只要有一个方向偏移,整辆车就可能直接撞向旁边的护栏,来个车毁人亡。但是海子却是一脸的平静,就连小雅这个女孩都没有现出任何紧张的神色,似乎他们这么做实在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一般。
海子接过了驾驶的位置,中年人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而小雅却钻到了后面后,只不过一分钟的时间内三人就换了位置。中年人拿起了手中的资料看了看,然后揉了揉太阳||穴,点上了只烟抽了起来。
“头儿,我总觉得黑狼那伙人这次有点奇怪。”后面的黑子突然开口道。
“那里奇怪了,说说。”中年人侧过了头来道。
“咱们追黑狼那伙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这次刚刚接到消息赶了过来,而黑狼却正好离开,这实在是有些太过让人奇怪了,我觉得、、、”黑子停了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
“是不是觉得局里了了内奸,泄露了行踪给他们。”中年人接过了黑子没有说下去的话道。
黑子点了点头,“头儿,我觉得这个可能非常的大。黑狼他们一伙人从南逃到北,又从北逃到西,而咱们却是一次次的扑空,总是跟在他们的后面这实在让人憋气,如果没有人故意泄露消息给他们的话,他们怎么会这么巧,刚刚好在咱们到的时候就离开了。”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今天这次怕是有些不一样。”中年人弹了弹烟灰道。“小雅,你有什么看法也一并说说吧。”
小雅似乎没有想到中年人竟然会问自己的想法,神情顿时显得紧张了起来,但是很快她便平静了下来,理了理思绪道,“黑子哥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我总觉得不像那么简单。首先,如果局里真的有内奸的话,那么他为什么不彻底的把黑狼他们藏起来,而是让他们四处逃窜。如果这个人,我们假设他是A的话,他能知道这么多消息,而且也十分的灵通,那么我们就可以假设他在局里的地位并不低,如果真有这样一个人,他不可能不知道一些反侦察的办法,让黑狼他们全都隐藏起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其次,黑狼在道上的名声很臭,而且闯下的祸也不少,现在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又有谁会愿意冒险去救一个这样的人呢?他能得到什么好处。能在局里有这么灵通消息的人绝对不多,而又位居高位,这样的人又怎么会和黑狼联系在一起。”
信不信我铐了你(3)
“也可能是黑狼手里有他的什么把柄,逼得他不得不这么做。”中年人却是缓缓的吐着烟圈道,“小雅,你还是太年轻了,人心险恶,尤其是权势越大的人越危险。官兵勾结的事在中国他们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小雅愣了一下,看了一眼中年人那隐藏在墨镜下的眼神,略为的点了点头。
“说说今天的事吧,先不要管那么多,不管局里是不是有内奸,也不管黑狼是不是握有什么把柄,先说说这次黑狼为什么会刚到这里十来天却又突然要离开了。”
“头儿,这点也是我们奇怪的地方,黑狼这次的行动实在的反常,摸不透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黑子一脸思索的道。
“头儿,这次会不会是黑狼为了故意摆脱我们而设的计呢?”小雅疑惑的问道。
“有这个可能,不过机会不大,可能是其它的原因。”中年人掐灭了手中的烟道,“以我来看更像是因为遇到了什么意外,所以才不得不马上离开,至于是不是这个原因,只有追下去才能知道。”
黑子和海子也都点了点头,他们的头儿虽然年纪并不是很大,但是经验却极其的丰富,在这个位子更干了十几年的时间,是被局里公认的天才。思维缜密,行事沉稳,处事果断,就像一个老猎手般在总在最致命的时候,给对方最致命的一击。在他手中的案子大大小小不下百起,没有破不到的。这也是为什么局里一进新人的时候,都会想尽办法想调到他这个组里,如果不是因为他不好权势,更不喜欢巴结上级,现在的他怎么也可以做到处级的位置,而不是眼前这个组长的位子。
“头儿,前面的车慢了下来,看样子似乎要下高速,跟不跟。”海子突然开口道。
中年人向前看了一眼,脑子略一思索道,“跟上去看看,黑狼他们短时间内根本跑不掉,先看看他们和黑狼有没有什么关系,也许可以从中查到一些有用的线索做为突破口也不一定。”
海子点了点头,便跟着转向了高速路的出口。
刘慎之坐在车里看着后视镜中那辆车再次的出现,嘴角现出一丝古怪的笑意来,然后示意欧阳雪继续开车。出了高速路后车辆并没有多起来,这一片比较偏僻一些,只是偶尔从在路上看到一两辆车,一直开到一个人比较少的地方后,欧阳雪便把车慢了下来,最后停在了路边。而越野车此时距离他们还有一千多米,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不会查觉是一直跟着欧阳雪他们的。
“头儿,现在怎么办?”
“跟上去。”中年人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眼睛仍然看着前面已经从车上走下来的一个年轻人,一米八左右的身高,留着头长头,嘴里叼着只烟,一脸痞像的看向这个方向。越野车很快便停了下来,中年人略一牢挥手,黑子和海子便从车上走了下来,来到了刘慎之的面前。
信不信我铐了你(4)
刘慎之并没有说话,只是随意的打量了下两人,目光便停在了车里那个中年人的身后,嘴角的笑容更是让人玩味的很。
“说吧,一路跟着我们到底什么事?”
“你小子最好放老实点,我们是警察。”海子对着刘慎之吼了一句,然后晃了一下手中的证件。
“警察?谁知道是不是真的,现在这世界什么都有假的,更何况做几个证件。”刘慎之斜了海子一眼后,目光便停在了黑子的身上。“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好像是第二次见面了吧。”
黑子有着张十分普通的脸,虽然身高差不多有一米九,但是放眼在街上也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而对着刘慎之那丝玩味的笑容,黑子却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算是默认了。
“少废话,你竟然敢辱骂警察,信不信我马上拷了你。”海子厉声的说着,已经从身上拿出了一个手铐向刘慎之走了过来。
巧合(1)
“信,我有什么不信的。”刘慎之根本就没有在意海子手中那被太阳反射的明晃晃的手铐,而是仍然不在意的笑着。刘慎之的这个笑容似乎惹怒了海子,一个箭步来到刘慎之的面前海子便向刘慎之的手捉了过去,看样子是打算把刘慎之先铐起来再说。
刘慎之又怎么会轻易的让海子得手,在海子的手快要捉到自己的手时,手腕却是突然一反,快如闪电般把海子的手捉着了,同时另一只手也捉向了海子的手铐,这一下的动作十分的快,但是海子也不是吃素的,虽然吃惊眼神里却一点也没有慌乱,似乎他早知道刘慎之会反抗一般。一抬脚便踢向了刘慎之的下盘,同时身子一扭右手之上的手铐便砸向了刘慎之的脸。在阳光的照耀下,明晃晃的手铐都闪着刺眼的光芒。
刘慎之不退反进,右手一用力,拉的海子的身子不由的向自己这边侧了一些,然后左手闪电般的伸手,正捉在海子的手铐之上,接着一用力便夺了过来。而在这个空档的时候,海子却左手一反,用力的从刘慎之的手里挣脱了出来,虽然手腕上痛疼传来,但是海子的眼神仍然死死的盯着刘慎之,一点变化都没有,此时的海子背部微微的躬起就像是一头机警的猎豹一般,随时准备扑向刘慎之。
“有点意思。”刘慎之对着海子一笑,然后根本不在意海子现在的动作,而是看向了黑子。海子的身手虽然不错,但是对刘慎之构成不了任何的威胁,反倒是黑子那铁塔般的身躯带给人一种强势的压迫感。
就在海子准备动手的时候,越野车上的中年人却是走了下来,喊住了海子。海子极不情愿的向后看了一眼,然后退开了两步,而一双眼睛却仍然死死的盯着刘慎之,一点放松的神色都没有,随时处于戒备的状态。中年人来到了刘慎之的身前停了下来,两人的身高差不多。一个是充满了威严,眼神像是寒冰一样在刘慎之的身上转来转去,全身都散发着一种强大的压迫感;另一个却是吊儿郎当的斜靠在车上,手里玩着那个手铐,眼睛随意的在中年人的身上扫来扫去。
中年人突然笑了,刚才那强大的压迫感也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只手伸到了衣领当中,眼睛却仍然看在刘慎之的身上,接着掏出了一个证件来,“张严,国家特种安全局。”
这个时候欧阳雪已经从车上下来了,虽然刘慎之说过无论有什么情况都不要下车,但是在中年人走过来的时候,欧阳雪终于有些按耐不住,还是从车上走了起来,来到了刘慎之的身边看了一眼中年人,欧阳雪的嘴角一动,似乎想说什么。刘慎之却是笑着对她摇了摇头,然后看着中年人道,“原来是张头儿,不过小的有什么事得罪了张头儿,竟然一路被跟踪到了这里。”
巧合(2)
“你叫刘慎之是吧。”张严丝毫不在意刘慎之现在的态度,而是自顾自的说着,“‘赤红高中’高一的学生,平时无所事事除了有一小嗜好看看美女,平时都是老实本分的做着学生的角色,在十几天前孤身一人救出
喜欢
85
失望
10